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陈永锵拍案而起为哪般?

http://www.huajia.cc  2010.04.18 22:12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评论(0)
 最近,一则“锵哥发飙”的新闻在广州文化圈内流传。传说中,锵哥———著名画家陈永锵听说高剑父纪念馆“被私人承包”后,大怒,表示要质询市文广新局。对此,相关人员作出了解释。

  陈永锵:道听途说凭感觉直言

  记者昨天通过电话采访了陈永锵。他说,“发飙”、“炮轰”的说法都不对,但“拍案而起”是事实。据圈内传说,在一次聚餐上,陈永锵听说高剑父纪念馆“被私人承包”后,当场表示要找市文广新局书记徐咏虹质询此事。昨天,陈永锵说自己的态度是:一,高剑父纪念馆的事情是道听途说,凭感觉直言;二,担心的是政府撒手不管,导致纪念馆变质,而承包者重利轻义,违反当年受赠者(政府)对捐赠者的承诺,伤害他们的爱国热情;三,应防患于未然;四,作为岭南画派纪念馆当任馆长,有责任去追问,这是职责,与个人利益无关;五,这绝非小事。

  管理方:如不搞合作就养不起

  而越秀区相关行政管理部门某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不是“私人承包”,而是“合作管理”。他说,市里下放给越秀区的文化场馆不少,但不给钱也不给人,“不过允许社会参与管理,这是区政府工作报告里也提到的。这就是所谓的‘小政府,大社会’。”他表示,高剑父纪念馆一年的维护费用需要几十万元,如物业管理费一个月就要7000多元,还有人员工资、水电费以及其他费用,一个月总得两三万元,而政府一分钱没出,只能通过民间力量筹措。下放不久,高剑父纪念馆通过招标从社会上找到了“合作管理”者。这名负责人认为,实施后,从2010年1月底到现在,高剑父纪念馆举办过5个展览,效果不错。他表示,高剑父纪念馆不会变质,最重要的属性是公益性,平时区里也严格监控。据他介绍,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和艺博院的领导也来过,了解情况后认为性质并没有改变。该负责人表示,开馆多年,几乎没人知道高剑父纪念馆,现在是搞活的时候了,“我们不是开洗脚店,也不是开饭馆。”他说,现在高剑父纪念馆不用政府投入,省了纳税人的钱,还可以造福大家。

  他透露,当初招标合作管理的时候,要求应聘者一要有实力,二要有理念,三要有热情。“我们没有给他一分钱工资。”不过,该负责人说,在保证公益的前提下,允许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毕竟“不是人人都是慈善家”。

  合作方:年投几十万维持运转

  “我们并不是承包高剑父纪念馆”,“合作管理者”赵节初的名片上印着“高剑父纪念馆常务副馆长”,他说,这个常务副馆长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每年还得投入几十万元以维持纪念馆的运转。赵节初上任后举办的第一个展览是日本印学泰斗小林斗庵的作品以及所藏印章展,小林斗庵生前曾任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广州美协主席周国城表示,高剑父纪念馆举办的5个展览规格很高,尤其是小林斗庵的展览,学术性非常强。

  记者在高剑父纪念馆看到,门口有宣传高剑父艺术的小册子供取阅;一楼展览厅正展出书画名家的作品,而其中一列展墙展出的全是高剑父的代表作复制品。

  高剑父纪念馆曾经的所属单位广州艺博院院长陈伟安说,他们愿意为高剑父纪念馆提供学术和资料支持。

  记者暂未能采访到高剑父家属。

  张演钦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