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温州炒房团瞄上艺术品

http://www.huajia.cc  2010.04.08 07:33  来源:中国画家网 发表评论(0)
 
1 2

   随着房地产新政“组合拳”的出击,昔日名噪一时的温州炒房团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据称,温州炒房团已经从楼市中抽身,并开始另辟战场,艺术品市场是其中之一。
  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品市场与房地产、股票市场向来保持着一种跷跷板的关系。由于近年来中国股票市场的不景气,投资过热的楼市又在政府政策组合拳的作用下开始呈现降温趋势,很多人觉得房地产风险太大,认为古玩收藏才是最保险的投资。
  分析人士表示,去年秋拍多件拍品成交价突破亿元,预示着中国艺术品市场已进入亿元时代,艺术品市场的火爆与大量资金涌入不无关系,而大量资金介入将冲击正常的艺术品市场秩序。一旦刚刚起局待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如果被一些过江龙资金呼啸而过,只能是满目疮痍。

  温州炒房团面临转型

  “炒房”最早是从温州人开始的。从1998年到2001年,温州的民间资本进入房地产,促使当地房地产价格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一度温州竟几乎无房可炒。
  到了1999年,温州的民间资本开始进入上海、杭州等地的房产市场,并逐渐形成规模效应。2001年,第一支购房团前往上海,与此同时,另一支购房团前往杭州。以此为始,温州炒房团所到之处,当地房价一路飙升。
  温州人的“炒房”有三大风格:一是首选投资的是商铺、公寓、别墅。据调查,在沪购买商铺意向的温州人群中,半数以上喜欢购买30-50万元的小商铺,另有一小部分合股购买百万甚至千万元以上的整层商铺、写字楼。二是财大气粗,屡屡采用一次性现金付款的“款爷”作派,让世人称奇。
  跟他们做生意的风格一样,温州人购房也喜欢集团作战,只要一人看中某一房产,必会召集亲戚朋友前往抢购,往往一人几套、几十套地购买。所以,房产商、房产中介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能“搞定”一个温州人,就能在短时间里把楼盘大量地抛售出去。
  据统计,温州至少有6000亿的民间游资在寻找出路。此前约有10万人在炒楼,常年活跃在炒房市场的资金约有1000亿,剩余的大量资金也在捕捉投资良机。
  温州炒房团因投资房产“快、准、狠”而成为中国楼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他们的嗅觉之灵敏,行动之迅速,出手之大胆常令国人惊叹。而随着其影响渐成气候,温州炒房团的一举一动颇有了些风向标的意义,其退其进都能触动市场上那根敏感神经。
  眼下,房地产业再次走入调控之局,在成交量急剧下滑、房价仍然坚挺,买卖双方僵持的情况下,温州炒房团的日子也不好过。
  一种危机感就此在温州炒房团中蔓延开来。去年下半年以来,上海楼市的买房者中,温州人的踪影难觅;而在二手房市场中,来自温州炒房团的卖盘却汹涌而出,不仅温州炒房团扎堆的传统楼盘集中放量,一些涨势正酣的豪宅也颇多温州炒房团的抛盘。
  虽然总体数量难以统计,但从个别热门板块来看,温州炒房团的抛盘量已经占到卖盘的三分之一左右。抛售的理由是大家都觉得玩不下去了。
  去年以来,温州炒房团重现杭州、重庆、深圳等地区,重点瞄准豪宅和小户型。这些可怕可敬乃至可恨的温州资本每到一处,当地的房价就不断暴涨;每到一处,温州人都被当地人视为洪水猛兽。媒体、当地百姓口诛笔伐。
  随着房地产新政“组合拳”的出击,昔日名噪一时的温州炒房团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在上海、杭州、重庆、深圳等地区。
  对于温州炒房团的黯然离去,无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楼市当前的巨大泡沫。这本质上就是一场炒作游戏,借着中央调控政策的松动大肆爆炒,每个人都知道一定会有最后一棒,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棒的接手人。
  摩根大通中国策略分析师娄刚则断言,房地产已是强弩之末,因为现在需求不旺盛,投机需求非常旺盛。他认为,政府应当对房地产进行一次全面性的调控,包括收缩房屋贷款、出台物业税以及解决地方政府融资难等问题,削弱其在房地产行业的利益冲动。
  值得一提的是,迪拜神话破灭之日,占迪拜华商十分之一的温州炒房团资产蒸发就在20亿元左右。中国民间资本和全世界的热钱一起折戟迪拜,惨痛的教训让一直在中国楼市游刃有余的温州炒房团第一次真正面对血淋淋的现实。
  据介绍,2001年当地一幢独立别墅每平方米只要8000元,到金融危机之前,房价涨至最高峰,每平方米涨到4万多元。普通公寓的价格在最高时也达到了每平方米二三万元人民币。
  迪拜温州商会会长陈志远说,在当地经商、务工的华人大约有10万人,经商两三年的商人,都不同程度地在当地购入了物业,温州人在当地买房的,保守估计有五六千人。谁也想不到房价才到每平方米二三万元就垮台了。
  事实上,在去年5、6月间,国家出台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包括温州炒房团在内的很多浙江投资人都早有准备,及时从楼市中抽身,并开始另辟战场。
  北京浙江商会副会长陈俊表示,温州炒房团早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投资对象,将目光瞄准其他“有利可图而目前又没有政策打压”的领域,艺术品市场是其中之一。
  温州炒家试水艺术品
  随着房产新政“组合拳”的出击,越来越多的温州炒家开始把眼光投向艺术品市场,尤其是书画收藏方面。
  2009年12月20日,“西泠五周年秋拍”在杭州落幕,总成交金额6.12亿。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其中有不少温州人竞拍到顶级艺术家的作品。这几年参与西泠拍卖的温州人逐年递增,增幅达20%左右,主要投资者都是老板。一些老板由于生意繁忙,会委托家里人参拍,所以在拍卖会现场总会出现一些老年人。
  不久前,在杭州进行的一场拍卖会上,温州炒家以140万元的高价拍走了黄宾虹的《青绿山水》;在北京大得国际拍卖公司主办的书画拍卖会上,一位温州商人一掷2000万元,拍得李可染大幅山水画《黄山万壑图》;在杭州举办的一场大规模艺术品拍卖会上,买家中有十多个温州人。
  去年,在北京及国外的大型拍卖会上,许多重量级的拍品都被温州炒家高价收走。由于买卖艺术收藏品不但容易兑现,而且还容易避开管理机构的监管,因而艺术品市场成了部分热钱潜伏的“安乐窝”。目前,由浙商特别是以温州商人为主联手组成的几个投资团体正在悄悄进军收藏拍卖市场。
  最近中国艺术品市场有1000亿的热钱流入,这笔钱来自温州财团。温州财团做房地产生意的资金有7000亿,现在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大概有1200亿闲置下来,这些地产商将把这笔钱投向艺术品市场。


 
1 2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