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郭庆祥:画家背后的推手(图)

http://www.huajia.cc  2010.04.08 07:23  来源:新民周刊 发表评论(0)

收藏界的有名大嘴郭庆祥

  郭庆祥: 画家背后的推手

  郭庆祥“大放厥词”,月旦人物,指点江山,也道出了他力推吴冠中、张功悫、石齐等画家的真实意图。这是资本的力量还是审美的力量?

  石齐画展开幕后两天,令人瞩目的2010胡润中国艺术榜发布,赵无极以2.4亿元的总成交额首次登上榜首;吴冠中以2.2亿元排名第二;范曾以1.5亿元排名第三。而石齐也榜上有名,而且作为今年新上榜的11位中国画家之一,居榜单第25位,在杨飞云、陈丹青、刘大为、崔子范、娄师白等人之前。石齐能否成为像吴冠中一样成为艺术界的标志性人物?这是许多人在心头突然涌起的问题。

  国内著名收藏机构玥宝斋的当家人、著名收藏家、大连万达集团企业文化负责人郭庆祥是石齐背后真正的推力,这位前不久把《石渠宝笈》视作“庸俗的皇家收藏指南”的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肯定地回答:“对待吴冠中的画作,我们只收藏不拍卖,用艺术熏陶企业文化是一贯的战略。如今对待石齐的作品也不改初衷,一如既往。你问为什么偏偏看中石齐?很简单,他的作品代表了中国画发展的方向,他的作品给人美好的精神享受,是属于中华民族的。中国画坛缺少开拓创新的精神,而石齐有这个精神。”

  他还说:“现在中国收藏活动看起来空前繁荣,但真正的收藏鉴赏家太少。许多人收藏文物和艺术品,一看真假,二看能否升值,至少艺术价值以及其中的历史文化信息,几乎不加考虑,他们没有这方面的追求和知识。他们是在收集投资筹码,而不研究艺术本身,整个艺术品收藏圈,在文化上很苍白,贫血严重,这就是中国收藏热的可悲之处!”

  在谈到选择某位艺术家时,郭庆祥认为素质与潜质是考量的首要因素,但同时也看重艺术家的人品。他回忆自己在1999年夏天,怀揣着从海外市场收购来的吴冠中3件作品登门拜访老先生时,表达了要为吴冠中举办个展的愿望。吴冠中惊奇地发现,郭庆祥收藏的作品不仅没有一幅赝品,而且每一幅都是自己非常满意的力作。其中一幅《竹舍》,是吴冠中到日本办展时丢失的。当时有50幅作品送到日本装裱,结果有一幅莫名其妙地没了。现在重睹画作,老先生像找到了自己丢失多年的孩子,激动得热泪盈眶。正是郭庆祥对艺术的鉴赏力和执著精神,感动了老先生,从此与郭庆祥成了忘年交。但对玥宝斋办展的请求,老人却固执地摇头:“作品太少,办展不够条件。既然办展,就要展出我最好的作品,决不能糊弄观众。”

  数年后,郭庆祥收藏的吴冠中作品达到了20件,水到渠成,老爷子点头了。2004年6月,大连万达集团在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文化中心米罗厅举办《情感·创新——吴冠中水墨里程》画展,后又在国内多个城市巡展。现在郭庆祥收藏吴冠中作品有50件,足以傲视世人。

  郭庆祥更早些时候收藏过一个著名画家的作品,而且是一批。“那是1994年的事了,有朋友找到我,希望我收购200张他的作品,那时候,这个画家在法国巴黎买了一处物业,还款有困难,希望卖掉些画还钱。当时的价格是每平方尺4000元,不那么离谱。我随即打了200多万过去。很快拿到了第一批画,展开一看,题材与技法严重雷同,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物是任伯年的,花鸟是李苦禅的,七拼八凑当作自己的了。第二次交货前,我跑到他的画室看个究竟,出乎意料的是,他将十来张宣纸挂在墙上,以流水操作的方法作画。你猜怎么着?每张纸上先画人头,再添衣服,最后草草收拾一番写款,最后由他的学生盖章。这哪是画画?分明是在画人民币嘛!所以我认为这个人的作品不值得收藏,他对艺术不真诚,对社会不负责任。他40多年来一直在重复自己,没有一点创新精神!后来这批画都被我抛出或送人了。尽管现在这个画家风光得很,上电视讲国学,写文章为自己以前的错误行为漂白,画价更是被炒得令人咋舌,但我一点也不后悔。”

  郭庆祥收藏了石齐的100多件作品,早期近期都有。他还经常与石齐探讨题材拓展与风格演变等学术问题,“真正的收藏家应该有理论素养,能参与画家的创作。这与海明威与小说编辑的关系相似,不只是被动的接纳。”

  老郭还说:“接下来吗?我会关注几位未被人们真正认识的大师。比如龙瑞,是刚退下来的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在融现代艺术经验于山水画创新实验、探索论家所称“构成性的山水”方面已经取得了全国性影响。再比如张功悫,老人家已经86岁了,是吴大羽的嫡传弟子,60多年来一直默默耕耘,即使在‘文革’中也没有停止对现代绘画的探索与实践,作品格调高雅,意境雄阔。吴大羽培养的其他弟子——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个个堪称大师,而他却鲜为大众所知。去年上海艺博会上我将他的几幅油画展出,让大家领略到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境界。他是中国的凡高,条件成熟后我要为他在上海办画展。再比如林风眠,绝对是中国美术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教育家、艺术家,他的作品对后辈艺术家的启发无论是在思想还是在技巧,都是很大的。相反,我不会去碰徐悲鸿,他在建国后推行的一套东西,极大地伤害了艺术家的热情,对许多与他主张不同的艺术家比如林风眠等人百般排斥,再比如溥儒等人,就是被他气走香港的。他在美术教育上的导向也有很大问题,他的作品也不是第一流的。过去他的学生霸占着各要害部门的话语权,误导了许多民众和美术院校的学生,我们至今还将他当作一面旗帜来摇晃,来吓人,来招兵买马,这太可笑了。”

  “还有,我们不去碰现任从国家到地方的书协主席、美协主席、画院院长的作品,他们是这样的,一旦红袍加身,作品价格立马翻番。而且都成了‘社会活动家’,顶着红翎子到处应酬,哪有时间读书、琢磨艺术啊?没有起到引领和推动艺术探索、发展的作用,有些人也没有这个能力,沽名钓誉,徒有虚名。有些收藏家盯着买他们的作品,那是在买官衔,而非艺术本身。这又是在官本位语境下中国收藏界的咄咄怪事。”

  郭庆祥“大放厥词”,月旦人物,指点江山,也道出了他力推石齐的真实意图。当然,石齐真像他所说的那么伟大?谁说都没用,再过十年二十年就可见分晓了。

  记者问:“你力推石齐等画家,而且如愿以偿地火起来了,是资本的力量还是审美的力量?”老郭理直气壮地回答:“两者都有,缺一不可!”▲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