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艺术珍宝 亲近黎民

http://www.huajia.cc  2010.04.03 07:30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借2010上海世博会的东风,长三角的文化艺术氛围渐浓。进入4月,“王朝的背影:南京博物院藏清代宫廷珍宝展”、“藏礼于器、吉金重光——陕西宝鸡出土青铜器珍品展”、“国家宝藏——中国国家博物馆典藏珍宝展”,三场高规格的历史文物展览,分别在江苏苏州、浙江湖州、浙江宁波接踵开幕,连续不断地进入艺术爱好者们的视线。这些艺术珍品,将使观众在感受艺术之余,更能体会中华历史文化厚重的存在感,这或许是文物展最大的价值所在。

  3月26日,“藏礼于器、吉金重光——陕西宝鸡出土青铜器珍品展”在苏州博物馆开展,这是苏州历史上首次如此大规模、高规格、高等级地集中展示青铜文物。展览选取宝鸡青铜器博物馆珍藏的80余件西周时期凝重华美的青铜器,其中国家一级文物20余件。它们中既有代表国家之最高王权象征的青铜礼器,又有青铜兵器和乐器,包含了许多著名青铜器。这些青铜器是当时社会人们审美情趣的缩影,堪称中华文化宝库中最为耀眼的明珠。

  宝鸡是黄河流域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西周时期,中国古代青铜文化达到了最高峰,产生了光辉灿烂的青铜礼乐文明,享有“青铜器之乡”的美誉。孕育了西周文明的宝鸡,早在西汉时期就有青铜器出土。20世纪70年代后,诸如岐山董家村西周青铜器窖藏、扶风庄白一号西周青铜器窖藏,以及2003年发现的眉县杨家村西周青铜器窖藏,均为轰动当时的重大考古发现。古朴大气的青铜宝器与江南水乡的灵秀精致相融合,将是一场文化盛宴。本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30日。  

  3月30日,由南京博物院和湖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物局)共同主办的“王朝的背影:南京博物院藏清代宫廷珍宝展”在湖州博物馆举办。本次展览共计展品108件(组),均为清朝宫廷器具。其中珍宝类文物特指使用金银珠宝等贵重材质精制的各种器物,是清宫100多万件文物中最具宫廷文化特色的部分之一。有皇家礼仪中使用的瓷器,也有皇宫佛堂中供奉的金佛像、金佛塔等供器,宫廷殿堂中陈设用的玉器等。展览将分“九五至尊”、“钟鼎玉食”、“巧夺天工”、“普愿法界”四个单元,从衣、食、住、行、用等方面为大家真实展现皇室帝后们的奢华生活、艺术志趣以及宗教信仰。

  清廷珍宝展让人感受到了皇权的威仪。4月1日,一场更高规格的文物展览与观众见面,“国家宝藏——中国国家博物馆典藏珍宝展”在宁波博物馆举行。该展览是国内顶级文物精品展,也是迄今为止宁波引进的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文物特别展,展览将展至6月30日。

  来宁波参展的珍贵文物从时间序列上分为“上古文明—新石器时代”、“先秦礼乐—夏商周春秋战国时代”、“秦汉气象—秦汉六朝时期”和“盛世辉煌—隋唐五代十国时期”四大部分,历史跨度八千年,汇集了来自全国17个省市的82件(套)共119件考古出土的青铜器、陶瓷器、金银器、玉石器和甲骨器等艺术精品,是中国国家博物馆从六十二万余件文物藏品中遴选出的最具代表性的文物珍品,也是在历次巡展中文物数量最多的一次,是名副其实的“国家宝藏”。包括中国青铜器铸造史上的伟大作品——四羊方尊;西周三大青铜器之一的虢季子白;被誉为“彩陶之王”的“涡纹彩陶罐”、“中华第一龙”的“蜷体玉龙”以及甲骨文辞片、人面鱼形纹彩陶盆、西汉“金缕玉衣”等一批在历史教科书中出现的顶级文物,一一呈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宁波博物馆经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多次协商,专门为此次展览新增两件与宁波息息相关的文物——河姆渡遗址出土的陶猪和鸟形象牙圆雕。这两件珍品是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土后首次回到故乡“省亲”,为本次展览添了一份特殊的“乡情”。

  从新闻宣传的报道上看,“首次”、“大规模”、“高规格”等等词汇,是“藏礼于器、吉金重光——陕西宝鸡出土青铜器珍品展”、“王朝的背影:南京博物院藏清代宫廷珍宝展”、“国家宝藏——中国国家博物馆典藏珍宝展”的共同特征,借世博会的东风,4月的长三角,成为了“艺术珍宝”的聚会。对于这些城市的许多平头百姓而言,这些珍贵的文物艺术品,曾经显得那么遥不可及:它们珍藏在千里迢迢之外的高规格博物馆里,难得一见。而现在,它们却真实地陈列在自己家门口的博物馆里,可以低成本、近距离地感受。这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啊!

  我们的城市,应该是“可持续发展的”,而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力量来源,应该是全体市民文化素质的提高。艺术展览,作为一种公共文化资源,正越来越受到新兴经济发达城市的追求。这一系列高规格的展览活动,对于这些城市里的居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绝不能单单认为是彰显经济实力、扬眉吐气,也不应该简单地看成一场热闹的文化狂欢。面对这些花费了巨大人力、物力的活动,市民需要的是回到艺术本真,从展览参观中获取自己真正的收获。前两年,随着经济实力的进一步增强,许多地方都掀起了一股打造“世界一流”、“顶级”艺术文化活动场馆的热潮,这样的形容,为了进行宣传,鼓励文化自信心,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仅为了炫耀级别,就走向了偏路。艺术的好坏,跟级别有一定的关系,比如说,中国的文物就按照“一级”、“二级”的分类方法,以表示珍贵程度。但是,对于一场艺术展览活动来说,常常跟级别没有必然关系。在我看来,公共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指标。社会公众对于艺术品的认同,接受程度,决定一个展览的“级别”。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机会都一定是成功的前奏,能看到这些珍贵的、难得一见的文物艺术,满足视觉的感受,产生和建立一种文化自豪感、自信心,当然是重要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通过这样的活动,更多地培养市民群众关注文化、热爱文化艺术的良好习惯。我们期待,这样的展览能够更多地起到这样的推动作用。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