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画家遗产案被诉五年未果

http://www.huajia.cc  2010.03.02 08:03  来源:鲁中晨报 发表评论(0)
    5年前,画家高潮卒于车祸。
    他曾经享誉中国画坛。从一名工人到山东轻工美术学校的老师,再到副校长;从海量的美术作品发表到画册《装饰风景》的风靡;从全国中学生课本里的《天上的月亮在水里》到受到世界关注的“画韵说”……
    他有过两任妻子,两个家庭。他去世后,两名子女在遗产继承协商未果后,将父亲的后妻告上法庭,讨要应该继承的名人字画、古董等遗产。而5年过去,案件仍未了结。
    本报记者深入事件本身,以期揭开名画家那段鲜为人知的岁月以及遗产案中的重重迷雾。


高潮的前妻张素雅(右)向记者诉说往事。

    5年前的遗产纠纷案

    2月26日,高天要去潍坊昌邑。“所有关于那里的记忆,都是灰色的。”谈起此刻的心情,画家出身的高天言语中多了些无奈与惆怅,虽然已经是高校的老师,但是仍然保持着某种单纯。
    在那里,他的画家父亲认识了一个女人,很快便抛弃了他和妹妹以及母亲。
    在那里,他的父亲遭遇车祸身亡。
    在那里,为了公平地分到父亲的遗产,他和妹妹将父亲的后妻告上法庭。
    5年里,这个遗产案开过4次庭,但没有任何进展。高天始终坚持着一种信念,他必须拿回属于自己的,为了父亲,“把那些画拿回来献给国家,无偿的。”
    2月26日14:30,昌邑市人民法院,法官范钦鑫宣布开庭。这个案子已经换了三任法官。两处房产以及画家高潮生前留下的名人字画、文房四宝等等,要理顺这些,范法官说,需要一些时间。
    2个小时的庭审并无什么进展,事实上,2008年接过此案之后,范法官才第一次见到原告高天。
    博山画家高潮,高天的父亲。与在艺术上的声誉一样,高潮死后,他曾经的两个家庭之间的纷争也备受关注。
    高潮曾经享誉中国画坛。从一名工人到山东轻工美术学校的老师,再到副校长;从海量的美术作品发表到画册《装饰风景》的风靡;从全国中学生课本里的《天上的月亮在水里》到受到世界关注的“画韵说”……
    随着生命终结,留下的是形形色色的记忆,在他的前妻张素雅(化名)心底深埋的,更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岁月。

   名画家的葱茏岁月

  “我和他的那段婚姻,就是一个错误……”
    2月25日,原山东轻工美术学校职工宿舍楼,张素雅侃侃而谈。几年来,肾移植手术后的她很少有过这种状态。“他是一个出色的画家,但不是一个好男人。”他们只做了21年的夫妻,其余的22年里形同陌路。
    1968年初,张素雅经人介绍认识了高潮。那时,高潮是淄博市硅酸盐研究院的设计师,张素雅在博山瓷厂的子弟学校当老师。“怎么看他,怎么觉得不对眼,是抵触的,我讨厌那个总是歪戴着口罩,袜子露着脚后跟的男人。”
    张素雅说,她出身博山名门望族,从小就受过良好的家教。而高潮生在青岛农村,幼年丧父,家境贫寒。“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这个人干什么都是一意孤行,总为自己盘算。”
    当时30岁的高潮对张素雅展开了追求,强烈要求尽快结婚,理由是,他的母亲身体不好,希望能早些完成母亲的心愿。
    张素雅始终不同意,但她的父亲却比较看好这门亲事,老人觉得有一技之长的高潮会有所作为。
    不到半年,他们结婚了。1969年2月14日,他们的儿子高天出生。当天,刚刚成为父亲的高潮却启程回了青岛老家。“他说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把我的妹妹请来照顾我,自己回老家陪他母亲过年去了。”张素雅说。
    高潮是在儿子就要满月的时候从老家回来的,而此时的张素雅却伤透了心。尽管如此,张素雅还是又为高潮生下了一个女儿高路。
    家庭之外,高潮在事业上的投入和专注却让张素雅另眼相看。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努力,高潮的艺术成就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

    意外车祸揭开尘封往事

    1987年夏天,高潮受邀到昌邑文化馆办美术学习班,一个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孙景花(化名)是一家棉花厂的职工,比高潮小十几岁。很快,高潮向张素雅提出了离婚,为了丧偶并有一女的孙景花。
    面对离婚,张素雅断然拒绝,“我不想让孩子没有父亲”。而她的坚持没有取得想要的结果。1988年11月10日,回家后,张素雅发现了桌上的一张字条,是高潮留下的:“咱们法院见吧……”看过字条后她才发现,家中的物品已经少了很多,高潮带走了一个箱子,“里边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
    两人正式分居了。1989年11月,他们离婚了。两个多月后,高潮从学校里开了介绍信,与孙景花结了婚。
    “我恨他,直到知道他死的消息……”在采访中张素雅再次潸然泪下,一如2005年她知道高潮的死讯一样。
    高潮去世的消息传到张素雅耳中时,是在他死后第3天。高天和高路当夜就赶往昌邑,这一次,张素雅没再反对。离婚后,她反对孩子再和高潮联系,不过并没有阻止住什么。“父亲会主动和我们联系,但不让我们主动找他,他的第二段婚姻好像并不太如意。”高天回忆说,有时通电话和见面时,能看得出父亲情绪低落和沮丧。“他曾经说,唯一能补偿我和妹妹的,就是他毕生的收藏。我曾经劝他捐给国家,而他说一定要留给我……”高天说。
    从小就受到父亲影响,高天也选择了美术作为自己的学业,直至职业。他现在是淄博职业学院的老师。“我和妹妹也曾经恨过父亲,但后来这种恨变成了宽容和同情。父亲曾经跟一名学生说,‘这次是掉进泥坑里了’。至今我都不敢肯定父亲的泥坑是什么。”

   字画转移引发财产之争

  “珍贵的字画都不见了!”处理完高潮的后事,遗产的分割显得顺理成章。而这时,高天却发现自己所熟悉的父亲的遗物少了许多。“在法院查封物品之前就被转移了,都是些最珍贵的东西,那些东西的价值无法估量……”高天说,原本被父亲挂在昌邑家中的一些名人字画,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
    高天清楚发生了什么,按照法律来说,在遗产分割中,孙景花应得50%,剩下的一半由高天和妹妹以及母亲,还有孙景花的女儿共同分割。
    2005年12月1日,高潮遗产纠纷案在昌邑市人民法院开庭一审。高天、高路及高路的丈夫,高潮生前曾辅导过的学生和书画界朋友等20余人,得知开庭的消息后,当天从各地自发来到法院旁听。
    然而,被告孙景花的女儿却未到庭,审判长宣布休庭。就在高天和家人准备离开时,孙景花和多人在法院大门外拦住了他们的汽车。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
    当地警方接到报警后到现场进行制止,双方的冲突才停止下来。但双方的矛盾未因此停止,而是进一步激化了。
    高天认为那些“被转移的字画”是此案的关键,尽管他目前没有足够证据来证明是否有字画被转移,被谁转移。他在记事本上,一项一项地列出在父亲那里看到过的名人字画,而这些字画无一在法院查封的物品之列。“父亲生前学校的一些老师可以证明,这些字画的确存在。他们去参加父亲葬礼的时候,还看到这些画挂在墙上。仅仅过了一个晚上,画就被取走了,墙面还被重新刷了颜色。”

  为何案件五年仍未果?

    房产和字画,高潮遗产主要的两部分。而在包括法官、双方的代理律师以及当事人在内的所有人看来,这两部分的归属却不那么简单。
    在2月26日的庭审之前,高潮在青岛的一处房产已经评估。但高天兄妹认为,评估的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要求法庭重新进行评估。除此之外,另外一处房产在昌邑。
    法官范钦鑫认为,两处房产是案件的难点。两处房产的评估都需要评估费,法院是不可能垫付这些钱的,但原告和被告都不愿意出这个评估费,导致案件的审理一拖再拖。对于已经查封的字画,他认为完全可以通过实物分割来解决。“字画的价值是很难估算的,也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双方基本已经对法院所查封的字画类物品归属上达成了一致。”“但是那都是些一般的字画,被转移走的那些呢?”高天一直坚持着大量珍贵字画被转移一说。2月26日,他再次向法庭陈述了这些。“从法律角度来讲,这就是一个法律事实的问题。法律事实和一般事实有可能是有出入的,尽管我相信我的当事人说的是事实,但从目前的证据来看,证据还不太充分。”律师曹春明说。“遗产的范围、遗产价值以及继承人身份的评估等问题,在这个案件中都显得十分特殊。这也可能是此案五年来没有取得结果的主要原因。”“父亲说过,他要把这些画留给我。就因为这个,他去世后,我才一直把他的这些收藏看作是我们父子关系的一种寄托和延伸。”高天说。“如果能把珍贵的字画追回,我会以父亲的名义捐给国家……”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