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行情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理性还是狂热---书画拍卖天价迭出的背后

http://www.huajia.cc  2010.01.11 09:00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2009秋季拍市的槌声以及随着槌声落地而敲出来的天价数字频频进入人们视野,中国书画市场仿佛步入了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牛市,尽管书画市场存在的风险始终无法回避,但在转战拍市的股市大鳄刘益谦“越贵的东西越有人争,越有人争的东西越是好东西”这一收藏新逻辑的推波助澜下,竞拍人的风险心理似被消解得无影无踪。

    天价拍品迭出

    2009年春拍中,价格一路飙升的中国书画板块,在秋拍中依旧保持着强劲的上升态势。据报道,荣宝成交总额为9129.1万元,其中,书画部分的成交额为8081.452万元,占到了成交额约90%。翰海成交总额为10.55亿元,其中,齐白石《贝叶草虫》以1680万元成交,创齐白石单幅作品拍卖市场成交最高纪录。嘉德成交总额为15.33亿元,其中,中国书画部分总成交额创纪录地超过11亿元,嘉德在全国首开的“宋元明清法书墨迹专场”,创出成交额逾2.48亿元的骄人成绩,单件作品平均成交价格近300万元,成交比率达91%。保利成交总额为15.78亿元,并创造了两个世界拍卖纪录,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以1.6912亿元成交,打破了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的世界纪录,并荣膺国内单件成交额最高的艺术品;齐白石的《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以9520万元成交,打破了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的世界纪录;此外,“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唯一的传世书法作品《局事帖》以1.0864亿元打破了国内中国书法拍卖的成交纪录,而保利在秋拍热潮中,100万元以上的拍品多达222件。上述拍行整体表现出的强劲势头,刺激着中国书画板块整体回暖。

    始作俑者刘益谦

    之所以出现牛市,是因为出现了牛人,他就是刘益谦——一个回避不了且几乎可看做是时下善于“制造天价”和勇于“创纪录”的魔手。他每年斥资4亿元收藏艺术品,2009年秋拍刚过半,刘益谦就砸下了4亿多元。据报道,这位“法人股大王”从没受过任何专业金融培训,也拒绝承认自己钻研过股票知识,却从未错过中国证券市场的任何一次大牛市。

    刘益谦的收藏理念同样映射着他的投资理念,他认为,“越贵的东西越有人争,越有人争的东西越是好东西”,“看有没有人跟你争,有人争,肯定是好东西”。笔者不否认,在拍场,有时候确实需要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做派,敢于与对手较劲。问题是,这个时候要考虑的是对手究竟是谁?为什么要与你争?书画市场赌的是彼此的学识和眼力,而不仅仅是勇气。俗话不是说“只买对的,不买贵的”吗?

    不必讳言的是,刘益谦的投资理念显然与他认为巴菲特的“复利”投资理念太为保守有关。因为刘益谦的理念与巴菲特的“不买不熟悉的股票”“投资必须是理性的,如果你不能了解它,就不要投资”“要想成功,你就必须逆向使用华尔街投资的两大死敌:恐惧与贪婪。你不得不在别人恐惧时进发,在别人贪婪时收手”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

    审视天价拍品

    作为拍卖商,总是及时地借助媒体发布其成交业绩,因而天价数字也就不时闪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但单纯的数字并不能真正衡量拍品的价值。其实,在天价迭出乃至假拍、假成交“蔚然成风”的拍卖市场,需要的是用更加冷静、成熟的眼光来关注拍品,而无需对那些难以证实的天价数字津津乐道。即便确实是以发布的天价数字成交的拍品,我们所要考量的也是其是否名至实归,只有从学术层面、艺术层面予以理性分析,才可能对眼下书画市场做出究竟是理性回暖还是虚火旺盛的判断。

    以9520万元成交的齐白石的《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1942年)和以2856万元易手的明董其昌的书画合璧《仿古山水册》(1613年)为例:《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被卖家在广告上宣传为“齐白石艺术成熟期的巅峰之作”,卖点是“13开全部见红、各有两只工虫……情趣盎然,笔墨清雅,工整细致有天真之态……实为难得的珍品”。然而,通观齐白石各个时期的同题材画作,此套册页的价值真的能值9520万元吗?此前翰海推出的明董其昌的《仿古山水册》,如果以单幅书、画来计算,应该是10开书法、10开山水,计20开。不管是从图式还是笔墨,都堪称是晚明画坛领袖董其昌的精品佳构。但它的竞拍价却在叫到2856万元时便无人继续应价。对古代绘画有着广博见识,同时对禅学有着独到心印的董其昌,无形中领导了清代所谓“正统画派”,其精心之作的价格却不及其身后450年的齐白石画价的1/3。更何况该套册页还有着御赐宝藏、查映山珍藏书画之印、诚府珍玩书画图章等众多身份显赫的“附加值”,理应比齐白石“对此册钟爱有加,亲笔为其题名为《可惜无声》”更有历史价值和学术意义。

    与《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同场亮相的蓝瑛、陈虞胤《讲帏桃李图》十二屏的艺术水平,据刘金库考证:“根据题跋可知画于壬辰季夏十又八日,即画于1652年6月18日,蓝瑛时年67岁,入清才8年,为蓝瑛‘没骨重彩法’传世最好的精品,比他的代表作、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白云红树图》(画于顺治戊戌年,1658年)不知要好上几倍。”就是这样一幅构图恢弘、内容丰富、技艺精湛的,对明末清初影响很大,被后人称为“武林派”的蓝瑛稀世精品,也只是以896万元成交。

    2009年秋拍上诸如此类高品位、高水平的古代名家册页还有很多,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举。笔者之所以这般举例比较,是因为市场存在背离了历史价值、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学术价值的现象,应该引起人们的警觉——操盘手和暴发户的游戏不是市场的真实内容。有人说“拍卖场的火爆本应该让行家们欢欣鼓舞,不料,那些热卖的艺术品如同热山芋一样,烫得行家们连忙摆手,直呼无可奈何,叫苦不迭!”
书画拍卖市场在大热的同时,应该冷静思考一下市场是否出现了泡沫。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