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行情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文物艺术品市场寒秋“发飙”?

http://www.huajia.cc  2009.12.07 14:59  来源:中国商报 发表评论(0)

    秋拍过半,中国书画的世界拍卖记录飙升到近1.7亿元,四家拍卖公司的成交总额达到了近50亿元──10.55亿元——15.33亿元——15.78亿元,在群情激昂的欢呼声中,三家内地艺术品拍卖企业的成交总额出人意表地来了一个“三级跳”。在金融危机的阴霾尚未消除、股票市场也在不断震荡的时候,艺术品市场却全线飘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艺术品市场“艳阳高照”

    11月22日,北京保利中国绘画夜场拍卖在亚洲大酒店举槌,从22日晚上七点开槌直至23日凌晨两点半拍卖结束,现场始终人头攒动,200余件中国绘画精品汇聚在这个夜晚,任谁也不忍离去。

    23日零点刚过,齐白石的《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十三开)便以9520万元的成交价打破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世界记录,将现场推向一个高潮;而当人们还沉浸于这一新记录的喜悦之中时,明代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再度吸引了全场的目光,这件著录于《秘殿珠林续编》并惟一得到乾隆御题的作品果然不负众望,最终以1.6912亿元成交,刷新中国书画拍卖世界记录,并且也成为迄今国内单件成交额最高的艺术品;然而,时间虽然已接近尾声,但高潮却并未结束,宋代文学家曾巩惟一传世的书法作品《局事帖》以1.0864亿元打破国内中国书法拍卖成交记录。

     这场拍卖最终以9.08亿元收槌,共有10件拍品成交过千万。至24日所有专场结束,北京保利以15.78亿元的总成交额书写了中国内地拍卖市场新的历史。

    金融危机曾使艺术品市场阴云密布,整个2008年,市场几乎要陷入一蹶不振的态势。然而,事情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糟,今春的拍卖显示出阴云渐渐被拨开、市场正逐步回暖的趋势,而这次秋拍的战果则可作为艺术品市场彻底由阴转晴的标志。在北京保利全线告捷的前一天,中国嘉德也结束了此次拍卖的最后一个专场,总成交额达到15.33亿元。

    除了领衔的两家拍卖公司,华辰、荣宝、诚轩等众多拍卖公司也几乎在同时开槌,“扎堆儿”式的狂轰滥炸不但没有使藏家产生“审美疲劳”,恰恰相反,整体不俗的战绩正好共同谱写了今秋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盛世”景象。从古玩、书画、佛造像,再到古籍、邮品、钱币,以至红色经典油画、当代工艺美术,几乎每个门类都有可圈可点的表现。

    事实上,早在10月中旬秋拍大戏刚刚揭幕的时候,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崛起就已有征兆。率先进行的中贸圣佳十五周年庆典拍卖“开门红”,共斩获7.75亿元。11月11日,北京翰海十五周年庆典拍卖22个专场总成交额达10.55亿元。在这样的势头中,艺术品拍卖市场在一个月内从崛起走向“疯狂”,记录被接连刷新,天价拍品更是一个接一个地登场,业内人士甚至戏言:北京翰海以3472万元成交、拔得古代书画头筹、并且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的金廷标《溪扶穹》如果等到一个月之后再拍,成交价或许要翻一倍都不止。

    危机促使市场奋进?

    “艺术品市场相比于资本市场具有滞后性。”专家的这句“预言”曾经一度使艺术品市场陷入恐慌,拍卖公司也纷纷缩减开支准备“过冬”,谁料到,阴云密布的天气,雨还未下就突然转晴了。这场金融危机不但没有给市场带来重创,相反,还给市场带来了转机,“正是这种危机感促使各大拍卖公司更加尽心尽力”,某拍卖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为了“过冬”,大家都准备了充分的“御寒品”,“只要有好的藏品出现,市场就会好”。

    中贸圣佳和北京翰海适逢十五周年庆典,在征集藏品时自然不遗余力,功夫不负有心人,多件创记录拍品的诞生证实了这个市场的潜力。而其余的拍卖公司为了不落人后,自然也在藏品征集上使出浑身解数,精品迭出成为今秋拍卖市场的一大“景观”。

    中贸圣佳在上月以1.344亿元成交的清代徐扬《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手卷,成为中国书画拍卖史上第一件过亿元的拍品。这件纵42厘米、横1800厘米的作品以纪实的手法描绘了三段历史场景,尽显乾隆时期的国之强盛,上有乾隆五玺,证实了其出身的高贵。此画著录于《石渠宝笈》,杨仁凯《国宝沉浮录——故宫散佚书画见闻考略》亦有记载。据悉这件作品在10年前被一山西藏家以2000万元左右的价格买入,在当时已算得“天价”;10年后再度现身,价格上涨近7倍,足见精品的价值。

    各大拍卖公司的“御寒品”都不容小觑。在中国嘉德的“宋元明清法书墨迹专场”中,91件书法作品就创下了近2.5亿元的优异成绩,令人刮目相看,其中朱熹、张景修等七家(宋元时期)的《宋名贤题徐常侍篆书之迹》以1.008亿元成交,宋克的《草书杜子美壮游诗》则斩获6832万元。这一专场使中国书法的市场价值获得了极大提升。

    如此的例子不胜枚举,著名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甚至表示,本轮秋拍中连赝品的质量都有了进步,“以前那些粗制滥造的中低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批高仿品”。虽然中国书画的真伪问题尚难解决,赝品质量提升也未必是好事,但这至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市场的进步和成熟,一是中低仿的拍品越来越难忽悠住人了,二是大家对于真伪问题也可以不再那么激动了。

    危机变成了转机,转机必然带来新的契机,尤其在当前特定的大环境下,艺术品市场的坚挺恰恰显示了中国经济的整体实力,“当外国人都在纷纷抛售收藏的时候,只有中国人还在进货,这个对比说明了什么,显然不言而喻”,有业内人士认为,精品的高价成交为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很可能带来整个艺术品市场的新一轮上扬。

    外来“热钱”缺乏理性

    专程从外地赶来参加中国嘉德古籍善本拍卖的冯先生不得不两手空空地回去了,因为此前看中的几件重点拍品成交价都大大超出了自己的心理预期,“没料到能拍那么高”,冯先生表示,古籍善本正进入高速升值期,“保守的藏家已经跟不上藏品的升值速度了”。有类似感触的藏家并不在少数,甚至对今秋拍卖行情的整体大幅走高表示“难以接受”。

    “这个市场现在就是有钱人说了算”,资深艺术品投资顾问石建邦一针见血地指出,“艺术品拍卖市场已经和艺术、收藏都没有关系了,只跟金钱有关系”。石建邦认为,艺术品市场的这一轮上涨,最主要的原因是在金融危机影响下致使大量热钱需要寻找出口,而时至年底,很多游资正在寻找新的投资方向,艺术品市场在此时成为了突破口。

    冯先生也表示,现在拍卖场里的买家很多都是来投资的有钱人,“新面孔越来越多了,很多一看就知道是不懂的,他们不清楚这些藏品以前的价位和升值轨道,也不在乎花钱,所以就莫名其妙地冲进来买东西,进到市场里根本就是来‘哄抬物价’的”。冯先生不无担忧地说,因为这些“有钱人”的介入,使市场脱离了原来的成长轨道,藏品价位突然猛增,致使真正的收藏者已经很难用合理的价格买到心仪的藏品了。

    虽然“有钱人”、大企业家开始关注艺术品市场未必是坏事,但雄厚资本的注入却使得这块小盘子受宠若惊,更使得大量“散户”丢盔卸甲。

    据了解,曾经在今年春拍中独领风骚的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在本轮秋拍中又先后购得“清乾隆青花海水红彩龙纹如意耳葫芦瓶”、齐白石《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和吴彬《十八应真图卷》,总价近3.5亿。然而,这一对于普通收藏者而言近乎天文的数字,在刘益谦眼中却并不算高,据某财经类媒体在此前的报道,刘益谦仅在过去的5个月中就已经在资本市场赚到了超过30亿元。

    刘益谦只是艺术品市场中“有钱人”的代表,而正是这众多的“有钱人”烘托起了今天拍卖界的繁荣。“艺术品拍卖已经变成了一种数字游戏”,牟建平表示,买家拼谁有钱、拍卖公司拼谁的成交额高,这种“玩儿法”已经使艺术品拍卖走入了一个误区。

    在中国商报记者的采访中,很多业内人士都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谁都希望市场行情能高起来,但这么个涨法我不认同”,“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口味太不理性了”,“虽然我们一直吵着中国艺术品的价格要与世界接轨,但也不能一下子就接上啊,我们的市场、收藏群体还都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在这个“疯狂”的时刻,中国书画当仁不让地扮演了两年前当代艺术的角色,有专家推测,这个版块的泡沫已经越吹越大,但鉴于与当代艺术在数量、质量等方面还有很大不同,因而未来会不会“跳水”尚不得而知。

    “疯狂”的只是局部

    中国书画已经大踏步地迈进亿元时代,经典油画的行情也一再看涨,连以往备受冷落的门类都开始“爆棚“了,艺术品拍卖市场真的“疯”了吗?

    “这一轮秋拍出现了几件天价成交的拍品,一下子把大家的眼球都吸引过去了,事实上,市场的整体行情并没有被完全带动起来”,也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大量普通的拍品并没有拍出离谱的价格。“就好像股市里只有一只百元股,其余的全不行”,牟建平这样形容当前拍卖市场的格局。

    事实上,天价拍品毕竟有限,就好像“有钱人”的关注点毕竟有限。红色经典油画能拍到2000多万,但更多的却还停留在几百万甚至几十万,北京翰海推出的靳尚谊、傅植桂的《把一根无缝钢管献给毛主席》获价109.7万元,阎振铎的《王铁人》拍到了280万元,而北京保利的红色经典拍品中也只有魏奎仲的《白洋淀上练兵忙》拍到了百万元以上,其余大多在数十万元成交。

    这一现象在中国书画领域表现得更加明显,“有钱的藏家一般都只关注大名头的重点拍品,导致很多中小名头作者的作品并没有达到应有的价位”,石建邦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事实上很多低价位的拍品中隐藏着大量精品,“我们的市场上现在不缺大买家,但缺少中间层次的收藏家,所以中低价位的普通藏品价格还没上去。

    以中国嘉德的两场近现代书画专场为例,共518件拍品,成交470件,成交率超过90%。其中,千万元以上的拍品有3件,500万至1000万元的拍品有6件,100万至500万元的拍品有47件,100万元以下、10万元以上的拍品所占份额最大,共计332件,而10万元以下的拍品尚有82件。几十万元就可以收藏到一件近现代书画家的作品,即便不是大家精品,只要是真迹,这个价钱就不算贵。而且,这个价格和2005年左右书画市场处于最高点的时候相比,并没有高出很多。牟建平即表示:“近现代书画的整体表现不错,比春拍有进步,但价位太高的并不多,都在合理的范围内”。

    中国商报记者进入某艺术类网站艺术家指数区进行查询,随便输入了几位“不温不火”的艺术家,关山月的个人指数尚未达到2005年秋季的最高水平,而从2009年春拍到秋拍,其绘画作品每平方尺价格却从57360元下滑到43819元;再输入陈子庄、程十发,他们个人指数最高点依旧停留在2005年,其后的下落中虽然也有回升,但均没有达到当年的最高水平;而像白雪石、赵望云、宋文治等画家的价位,则皆在上下反复浮动中稳健上扬,显示出较为合理的轨迹。这仅仅是几个个案,但也可以从中看出一些真实状况,那就是市场上扬的势头远没有想像中那么“疯狂”,稳定上涨才是当前市场的主流,还有很多有潜力的艺术家的市场价值尚未被完全挖掘,眼睛总盯着“天价”拍品很容易误导藏家的视线。

    而在此次拍卖中被严重“弱化”的当代艺术,也已经从“疯狂”走向理性。在缩水近60%之后,当代艺术的市场价位正逐渐回归到一个较低的层面并渐趋稳定。北京保利推出的曾梵志《面具系列》以750.4万元成交,成为该场当代拍品之冠,而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周春芽的《若尔盖的春天》、岳敏君的《回顾》、刘小东的《射击》等当代艺术领军人物的作品也都平稳易手,整体表现虽然缺乏亮点,但较之此前的大幅下挫则显得沉稳了许多,即使比不了前两年的天价,但稳定之中的转机也已逐渐显露,据悉一些业内人士已开始介入“抄底”。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