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信任危机动摇了拍卖什么?

http://www.huajia.cc  2009.07.18 09:17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在中国艺术品市场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先是假拍制造成交纪录,后又拍假,以博取高额利润,这看似极为平常的一反一正,激起的不仅仅是质疑与信任的危机,更为重要的是它在蚕食与动摇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基础,而这种基础决定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生存根基。如果说当今中国艺术品市场还有一片净土的话,拍卖市场中能够守住底线的大型拍卖公司是人们的一种期待,特别是一些国际背景的大型拍卖公司,缘于其实力及国人对其文化与制度的迷信,更是为其守住了很大的一份宝贵的信任空间。而金融危机后的一连串事件,使人们越来越不愿意看作是独立的事件,这时所有的想象与迷信,就会在顷刻间被疑问积满,有一个问题就会反复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中国艺术品市场是真实的吗?拷问也许是一种深刻变革的开始,一种对中国艺术品市场基础性的变革。再深入地发展,就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结构调整的开始,这种结构调整有两种格局:一是任当下市场自由发展,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形态会走向倒退,市场会进一步收缩;二是国家利用相关力量积极引导,新的市场秩序会不断建立,新的市场形态会得到发展与强化。

  因此我们说,有时候,一些极坏的事件往往是一个时代的开始,或好或不好,中国艺术品市场都会不断前行,只是显得有那么一些悲壮的气氛。从这种角度上,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一个非常关键、非常微妙的阶段。

  一、拍卖现形记

  拍卖行业是现阶段中国艺术品市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与支柱之一,拍卖行业的发展健康与否,可以说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未来发展具有非常关键的作用。然而,伴随着一个个高价位、新纪录“神话”的诞生,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假价、假画、假拍的恶疾也渐坦露人前。“五胡乱华”的景象,严重地制约与伤害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

  假拍指的是拍卖中拍品的买卖双方实际上为同一主体,通过公开拍卖的形式,来制造虚假成交价格的行为。在当下艺术品尤其是当代画家绘画作品的拍卖活动中,可以说假拍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似乎也是一种重要的市场运作手段。

  拍假有三种形式,一是知假拍假,把假的当作真的拍;二是弄假成真拍假,把假的经过各种形式的运作,让藏家确认是真的,然后把假的当作真的拍卖,其核心是如何把假的拍出去;三是不知假拍假,限于种种条件,不排除误收假品当作真品而拍卖。

  串拍就是有关拍卖各方由于利益关系纠集起来,为了利益相互勾结制造拍卖的现象。主要有几种状态,一是送拍与受拍人串通;二是拍卖与掮客串通拉藏家入瓮;三是送拍、拍卖、掮客的串通,找准猎物,有针对性地进行串拍。

  挟拍是拍卖企业受利益的驱使而向委托方进行妥协的一种市场行为。无论是受到藏家以提供优质拍品为条件的“挟持”,还是造假手段高超,使名家赝品在拍卖中大行其道,这似乎已成各拍卖公司都不可避免并需要时刻面对的问题,难有良方对应。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有时一些大藏家将好坏不一的藏品委托进行拍卖不可避免,但如果拍卖企业被长期“挟持”,最终会因信誉影响其自身的发展。北京几家曾经走红的拍卖企业,就受一些大藏家的“挟持”而倒在挟拍的路上。

  拍杀是指拍卖企业在受到他人与艺术家的质疑而使其利益受到伤害而对相关艺术家所采取的一种企业行为,即不拍卖该艺术家的所有作品。近年来一直从事打假维权行动的艺术家,由于侵犯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了拍杀报复。由于打击假画,艺术家往往会遭到骚扰,甚至威胁。现在造假,已经由过去的作坊式操作发展到集团化操作,作假、批发、炒作、拍卖一条龙,参与者实力雄厚,而且获利颇丰,打假必然会损害某些人的利益。有拍卖公司声明,表示公司今后将不再拍卖一切署名大家艺术家的画作,理由是多方面的,可能其中之一是其画作真伪难辨,所以,要在拍卖市场中拍杀。

  杀拍:道德,特别是画家的道德问题,首当其冲地进入了人们反思的视野。很多画家艺术地导演了价格神话,其作品在市场上的价格真假难辨,往往都有几种标准:自订价格、拍卖成交价格、市场流通价格,还有画廊售价和私下成交价格。除拍卖价格因人为因素难确定外,一般自订价格最高,市场上流通价最低, “从画家的手里买了画,一出大门就跌掉了一半”的现象严重,极大损害了拍卖公司的诚信,败坏了艺术家的声誉,更挫伤了收藏者的热情和信心。更有甚者,一些画家一看成交势头不好,或市场价格成交不理想,或害怕市场上已经流通的作品影响其价格,违心地把真说成假,用出卖良心的办法去维护市场价格,让拍卖与市场陷于尴尬,对此现象,我们可称之为“杀拍”。

  走拍是一种拍卖形态,一般是拍卖业的大客户或常客,利用其特殊的地位及人脉关系,在不同的拍卖公司或同一拍卖公司,针对同一或不同作品进行投机交易牟利的行为。一种是在同一拍卖公司,成交后不取货,等下次拍卖出后再交割;一种是在甲拍卖公司拍的拍品再送乙拍卖公司再拍等形式。

  二、拍卖的神殿也受质疑

  佳士得想说什么?

  据报道,在结束不久的香港佳士得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中,一幅题为《松树》、署名吴冠中的纸本设色镜心作品最终以158万港元成交。然而,在拍卖前与拍卖后,新加坡好藏之美术馆就通过网络撰文表示此画为伪作,而吴冠中日前也明确表示,《松树》是假画。吴冠中表示,早在此次拍卖之前,就知道有幅署名自己的伪作将上拍,他因此还亲自告知过佳士得北京办事处。同时,长期在香港地区代理吴冠中画作的代表也曾向佳士得方面反映此事,但后者一直没有明确回应。得到吴冠中授权后,香港地区代理吴冠中画作的代表又发表声明,指出此次香港佳士得拍卖的署名吴冠中的《松树》是伪作。然而,这幅《松树》最终还是以158万港元成交。对于假画一说,吴冠中有确凿的证据,首先他表示自己从来没画过这幅《松树》,因此确认这是假画;其次,香港佳士得此次春拍的图录上标明《松树》的来源为“1991年吴冠中到香港举行画展,藏家于当时直接从画家处购得此画作”。吴冠中表示,自己根本没有于1991年在香港举办过画展。对于此事,香港佳士得的声明耐人寻味:“近期有人质疑香港佳士得2009春拍中某件拍品,我们对此表示遗憾。佳士得的专家们倾注了大量的资源来调查我们所有上拍作品的传承记录,以严谨的方式来征集每一件作品,而我们对该拍品的传承记录感到满意。”香港佳士得在说什么?是自言自语吗?给我们,给市场传递出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香港苏富比怎么了?

  2009年4月6日,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20世纪中国当代艺术”专场中,林风眠作品《渔获》以1437.92万元拔得头筹。不仅如此,此次上拍的另外四件林风眠作品也表现不俗,出乎预料的是,林风眠作品真伪受到质疑。近年来,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林风眠等名家作品也是各大拍卖公司赝品出现的重灾区。我们怎么看香港苏富比?是个案?还是一种冒险?

  

  拍卖是市场还是江湖?

  人们有理由拮问,这些重要艺术家作品的赝品或质疑,为何频现知名拍卖公司?拍卖业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推动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但越来越多的关于拍卖的乱象,让许多藏家及投资人心有余悸,甚至在更多的时候让人感到一种不安,一种没有规范,不受限制的这样一种业态,给人一种不安全感。随着恶性事件的出现,拍卖在利益的牵引下进一步倾斜,一步步走向失信的丛林。人们不禁在问,拍卖是否已进入江湖时代。我们是在进行投资,还是在游走江湖?

  三、拍卖,如何面对不可承受之重

  中国艺术品市场在运作中,由于一级市场的主体画廊发展迟缓,事实上,拍卖已在发挥中国艺术品一级市场的一些基础的职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拍卖业已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及市场发展态势的策源地。拍卖业的白手套吸引了太多中国艺术品市场各利益悠关者的关注。特别是国内外几家大型拍卖企业的运营动向,可以说已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晴雨表,如此高的聚焦度,让我们对拍卖业有了更多的期许。但近期一系列的拍假案,又让人们的这种期许转化成了一种信任的危机。我们可以相信,当不受制约的集团利益正在一步步把控拍卖业的运营,当诚信成为一种高价的奢侈品,那么拍卖业沦落的日子是不是会有一个时间表,到那时,艺术品在投资者眼里绝不是击鼓传花那么简单,很可能被人们看作是一个谎言与欺骗的集聚场。我们希望这些事件是偶然性的,也是很难再去重演的,而不是由于形成了一种机制、制度及体系而习惯性的产生,就像习惯性流产,再好的市场也难以保住。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