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洪潮:画国画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http://www.huajia.cc  2009.05.27 09:1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0)

  在后现代、波普艺术的强大冲击下,传统国画颇有些气短;而拍卖场上一些内地油画家动辄千万元级的成交价更是让人感叹国画价值的低廉。

  “国画是与民族气质、中华文化紧密联系的,得到世界完全认可还需要时间,理解国画的价值要放在中国文化的大背景下才行,而这一点目前还很难。”宣纸、毛笔、墨香、还有墙上未完成的作品,洪潮的画室内,话题不觉围绕中西绘画的价值展开了。

  洪潮是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东方山河画院院长,中国美协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还是日本亚冈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画法上师从黄宾虹、李可染、贾又福一脉,专注水墨山水的创作。

  经常在海外办画展和游历的经历,让洪潮对国画对中国文化有了更清醒深刻的认识。

  根基必须是传统的

  水墨山水是国画独有的创作形式,经过数百年的积淀,技法和理念都相当成熟,要创新非常困难。但艺术创作对创新是有内在要求的,否则就难免“衰落”。

  说到这个话题,洪潮的看法是,“一定要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不能纯用西方的概念和技法造些怪、丑的东西。”“国画的欣赏和创作都依赖于传统文化修养的积淀,只有积累到一定程度,继承到一定程度才能谈得上创新,要达到新的境界更需要如此。单纯讲创新是没有意义的,创新往往是偶然的发现和体悟。”

  国画大师黄宾虹“青城坐雨”和“瞿塘夜游”顿悟画理的故事是绘画界津津乐道的。洪潮也有类似的体验,国画的皴法已经非常成熟,有上百种之多,但经过长时间的摹习和创作,一次偶然的机会,洪潮创造出一种新的皴法“蝌蚪皴”。

  “有一次我在黄山写生,突然间电闪雷鸣,白色的光照在山的断层上,我发现山的肌理非常自然,像一个个小蝌蚪一样,不同地排列着,就记录下来,结果发现画面显得更具有韵律,经过整理后,就有意用在自己的创作中,有很好的效果。”洪潮说,这个小小的创造只能算是意外的恩赐,国画家现在最需要做的是继承,特别是对传统文化的学习,只有这样国画才能提高,留下真正有价值的东西,“画国画一定要耐得住寂寞,浮躁是大忌。”

  洪潮生于安徽书画之家,从小跟随父亲洪士烈学习中国画,后又拜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张安治、黄润华、姚治华门下,并考取了当代国画大师贾又福的研究生。

  在学画过程中,洪潮的山水画主要沿着龚贤、黄宾虹、李可染、贾又福一脉传承下来,尤其是积墨法的使用成为他的强项,洪潮的积墨法综合传承了诸家的特点,他的山水画以层层积染的墨色为主,渲染出浑厚苍润的意境。他虽然是贾又福的弟子,但能够自觉地“师其心而不师其迹”,在构图和笔墨特别是画面黑白、虚实、疏密的处理上,尽量与老师拉开距离。

  虽是强调继承和传统,西方绘画还是给现代国画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特别是学院派的一些国画家有意识地把一些西方绘画的透视关系、用光、技法揉入创作中,形成新的风格。“贾又福老师的绘画风格中就有西方绘画的理念和技法,比如色彩对比,光线的运用,但总体感觉和把握上还是基于中国哲学的,比如白即是黑就是道家的理念。”洪潮承认自己在创作中也会借鉴和使用西方的东西,但根基必须是传统的。

  与商业保持距离

  普通人的印象中,西方绘画重重现和写实,强调素描、人体等基本功,而中国绘画重“意”,更空灵,很多时候与书法和诗歌直接相通。

  在洪潮看来,其实中西方绘画最终都是重“意”的,包括从西方绘画的发展轨迹看,梵高之后,毕加索,印象派,野兽派,包括后现代主义的绘画,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中国画从根上就是强调意境,这也是古人经过摸索,经过中国文化的陶冶形成的,应该说在对“意”的表现上,国画有更长时间的积淀和更深厚的体系可以依赖,这是西方绘画所没有的优势。

  “西方的画家独立性更强,每个人都强调自己的风格,而且各个艺术流派之间往往是断裂的,在实际的交流中,不少西方的画家其实非常羡慕中国画家,因为中国画自成体系,有根可寻,当然这一方面也提高了国画家创新的难度。”但洪潮说,艺术是岁月和阅历的积累,曲折和磨难是创新必然的历程,太容易做出的创新往往是没有根基和生命力的,在艺术史上也不会得到认可。

  对于近几年拍卖市场对国内油画的疯狂,洪潮不愿意过多评述,他说,油画说到底还是欧洲人发明的东西,根儿不在你这儿,某些被高价收购的画儿,很多时候并不是买家认可这些绘画的技法和水准,而是对其传递的文化信息甚至是政治信息感兴趣。

  国画才是中国绘画真正的代表,随着中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国画的地位也逐渐被国外艺术界所认可,但接受程度还是大大低于油画。“这需要一个过程。国画形成成熟的体系都用了几百年,真正读懂一幅中国国画对国人来讲都需要很高的修养,况且是外国人、外国的艺术家?”对国画的现状,洪潮认为也是现实使然。

  “西方的美术观点强调的不是技法,而是表现一种思想和对人、事物的态度。在艺术市场上,油画像美元一样,是一个流通象征。这表明,西方对于国画的了解还不够深入。”洪潮在圈里以低调著称,“我们到底要做一个艺术家还是生产商,如果要做艺术,必须静下心来,抛开一切杂念,进行创作。但在经济社会的大浪中,艺术界早已商业化,这要取决于个人的价值观。”

  虽然不及油画那么热,但国画收藏也逐渐升温,海外也有专门的拍卖机构运作中国画的销售,作为一名“靠画画儿糊口”的画家,洪潮却一再提醒,收藏国画一定要谨慎。“衡量图画的艺术价值,更多的应该从学术上出发,不要仅以画家的个人名气和官职高低为标准来收藏,这是一个误区。”洪潮说,企业家和书画爱好者收藏他的画较多,这些人大多通过经纪人进行约画。有些人就把我请到他的家乡,画出他们的思乡之情。“因为我也喜欢画我的家乡,所以这种创作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洪潮说,但对于那些“囤画儿”的人,他是非常排斥的,“那是泯灭艺术的纯商业投机行为,对艺术更多的是伤害。”

  今年的全国美展恰逢建国60周年,规模空前,洪潮也正忙着创作,“我还是要创作山水画,我打算将家乡皖南作为载体,体现出建国六十周年的变化。”为了这次创作,洪潮已经去了三次皖南,反复打稿,细细构思,尚不敢轻易落笔。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