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假画横行的背后 两位画家现身说法揭露造假者

http://www.huajia.cc  2009.05.07 19:30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近年来,随着艺术市场的发展繁荣,贪图个人利益的造假者运用各种手段伪造艺术品,有的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严重损害了收藏家和艺术家的利益。画家贾浩义李津为了打破一直困扰他们的假画问题,在近日接受笔者采访中,共同站出来揭露造假者的伎俩。但愿他们的声音为净化市场产生一定影响。

  问:作为作品的原创者,你们认为,造假者为什么要仿造你们的作品?主要采取哪些手段和方式造假?

  李津:最近市场上捆绑式地出现了大量仿造我作品的假画,而且进入的拍卖公司规格也较高,所以,我特别迫切地希望能提醒广大收藏家和收藏爱好者提高警惕,千万不要上当受骗。我的假画之所以猖獗,一方面是因为有市场、好卖钱,利益驱动;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能看到我原作的人非常少。以前,我主要在国外市场做宣传、出售作品。2000年以后,我就没有和国内的画廊签约了,因为自己需要更多的时间用于创作,一旦签约在时间上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在国内,我基本没有办过展览,画廊或者藏家无法直接欣赏我的原作。而我的画在造型上又特别有个性,很容易让藏家先入为主,一看到有这些特点的画,就会想到这是李津画的。

  现在市场上造假者的水平并不高,由于造假者也看不到我的原作,他们只好模仿我的画册里的画,因此,形似神不似。我的作品符号性比较强,比如:大头小身体的构图、以生活为题材、题字很不标准等,希望藏家们平时多欣赏一下我的画册,购买作品的时候要有一些常识性的辨别。

  贾浩义:以前市场上有过很多我的劣质假画,现在造假水平越来越高,一些造假者临摹我的画已经有十几年了。他们中的一些人长期做我的假画,造假水平相对较高,而且他们很多人都是绘画专业出身。

  还有两种情况比较特殊。一种情况是,我之前在北京朝阳区文化馆教过一些业余绘画学习班的课,上课时难免会有一些示范性的运笔、水墨、色彩等,当时没有考虑周全,下课以后有的学生就把画拿走了。拍卖会上出现过几幅这样的画,但都是造假者自己添加我的落款和印章。

  另一种情况是,每一个画家总会有很多不满意的或实验性的作品,我通常都把它们堆放在画室的角落里,有些我都直接撕毁了,后来却莫名其妙地丢失了。去年年底,我陆陆续续地发现了这批画,包括被我撕毁的画,因为撕毁的画拼接得再好,也是能看得出来的。还有一个人曾经拿了3幅画让我鉴定,都是我以前的废画,据说,购买时的价钱还很高。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哑口无言,作品确实是我画的,可作品毫无艺术价值,是不值得收藏的。

  问:如何鉴别你们作品的真伪?

  李津:我的用笔和画一样,都是比较随意的。而做假画的人就不一样,他们的用笔是很程式化的。每个画家的用笔都有自己的特点,造假的人也有自己的特点。我画画从来没有草稿,所以不会在我的作品中出现相似的构图,唯一可能的是在题材上或有重复,这一点我可以对藏家们保证。

  我的字随意性也很强。一些朋友和藏家说,他们辨别我的假画,首先看画上的字。我觉得,我作品中的字比画还难造假,我把很多画里面想要表现的东西放进字里。字亦画,画亦字,两者在内涵上是统一的。有过书法功底的人模仿我的字会非常吃力,而没有书法功底的人就更难模仿了。所以,从书法上判断我画作的真假,也是一个很好的渠道。

  贾浩义:我的绘画把明暗层次、准确的透视与解剖、环境的具体描绘、复杂的空间关系都淡化乃至减到无。很多人喜欢拿我画的马和徐悲鸿画的马做比较,我觉得,我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徐悲鸿先生笔下的马是写实的,注重马的骨骼、肌肉,运动时的肌肉表现。而我更多的时候是表现它们在草原上奔驰、跳跃、格斗、觅食时显示生命力的动势与力量感。我画的牛、马等动物,已简括到没有可以辨认的四肢与头部,似是而非,似非又是,只有仔细品味才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的动感和力量感。这不是一般造假者可以画出来的,很多模仿我的画作的人,把画的形都画散了,更不要说神了。
  
  李津:我还想提醒大家的,就是印章问题。现在造假者复制印章一般都是照相制版,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但有个细节还是可以辨认的,那就是每枚印章腐蚀的程度不可能完全一样,腐蚀的时间稍微长一点,线条细了;腐蚀的时间短一点,线条又粗了。虽然字形都一样,但仔细辨认朱文、白文,其各自的宽窄和真的印章还是有区别的。有的造假者会一再强调,是印章蘸的印泥油多了,所以就变窄了。这种情况确实也有,但只是局部的变窄或变粗,不可能是均匀的、很清晰的。

  问:对待这些假画你们怎么办?有没有采取相应措施?

  贾浩义:我没有时间和精力打假,所以一直以来我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更何况,年龄越来越大,平常专心创作都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更没有精力去打假了。只是眼看着很多藏家花了大价钱购买仿造我作品的假画,又没有办法制止这些假画流通,我心里真的很着急,也很为他们难过和遗憾。这不仅是藏家的经济损失,也是对我的作品艺术价值的一种误导。

  李津:我最近想通过网络做一些宣传,正在网上尝试开辟一个我的真假画对比的栏目。因为作品的好坏、优缺、值得欣赏的地方,画家自己可能更清楚。把作品的内涵更多地介绍给藏家朋友,让他们更深入地理解画家的作品,才能减少藏家购得假画的几率,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假画的横行。我觉得,不必担心造假者会利用这个来进一步造假。造假者的假画造得再好,也达不到原创画家的艺术层次。现在我也认识到,宣传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举办大型的画展和出版一些画册、书籍。我近期在北京的今日美术馆展出了自己的部分作品,明年计划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一个大型的展览,让更多的藏家朋友近距离欣赏我的作品。
 
  问:拍卖公司或者藏家找画家本人鉴定真伪是否可行,有何利弊?

  李津:我觉得如果是大型的拍卖会,而且一次拍出同一个画家的作品比较多,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让画家本人亲自鉴别一下。但是,有的拍卖公司就不愿意这样做。比如,去年我看到辽宁的一家拍卖公司正在拍卖我的假画,我打电话过去要求他们撤拍,可他们根本不听,照拍不误,最后竟然还是以高价拍出去了。遇到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如果我和拍卖公司对簿公堂,无论是时间、精力还是财力,都是得不偿失的。而且拍卖公司只是负责商业拍卖的机构,法律也允许它们对拍卖的作品不保真。同时他们也不是假画的制造者,很多假画是倒卖了好几次才进入拍卖公司的,要真正找到制假者实在是难上加难。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画家对自己的早期或者不满意的作品否认是自己画的,让藏家和拍卖公司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这毕竟是少数画家。一个有责任感的画家,应该实事求是地告知作品的真伪,哪怕是自己以前不成熟、不满意的作品。你可以向对方强调,这件作品的艺术性不强,不值得花高价钱购买,但没必要否认是自己画的。

  贾浩义:在中国画领域,画家过去的作品肯定不如现在的好,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以前就碰到过一件事:上世纪70年代,我给一位工会主席画过一幅画,前几年有人请我鉴定,我一时想不起来是不是我的作品了。后来一打听,还真是我年轻时候画的。于是,我跟那个藏家说,这是我的早年作品。他听后,也很高兴。我自己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凡事想开了,可能就不会太在意了。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