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两千零六万美元天价背后 油画的草根江湖

http://www.huajia.cc  2009.04.21 23:53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表评论(0)

  在充满着炒作和利益纷争的现实面前,艺术的天性仿佛已被痛苦地雪藏。那些游走在理想和生存之间的民间油画家,正在沦为街头画坊的租赁者。

  在不断的指责和互相诋毁之间,恩怨连同金钱,一并在这里留下烙印。能够登上国家收藏荣誉的清高与不屑,能够寻找门路卖上好价钱的沾沾自喜,能够互相为托哄抬价码的惯常伎俩……

  一切都纠集在这里,并且每天都在上演着。在艺术和市场的碰撞之中,我们领略到了江湖的味道,一如“二人转”的悲喜人生。这里,每天都在挣扎着——那一群草根油画家的江湖。

  一幅天价油画

  “听说我的油画被别人订走了?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我要对我的画进行诉讼保全。”3月21日下午,画家董国立同收藏者于宾吵了起来。曾一度炒得沸沸扬扬的“天价油画”纷争最近突然再生波澜,“天价油画”已被人买走,可于宾却没告诉董国立这件事。

  二十多年前,董国立第一次野外作画就是在沈阳站的“坦克碑”下。几年前,当“坦克碑”快要拆除时,董国立开始拿起画笔创作这幅“天价油画”,还给这幅画起了个名字,叫《战争历史永恒》,并在三个月里相继画出四幅“坦克碑”。那时,于宾经常去他的画室,两人很快成了朋友。“于宾有一天对我说,他在新加坡有帮好朋友,都是懂油画的,他要将我的画介绍到新加坡去,如果朋友们看好,在国外也能卖个好价钱。”董国立听完很高兴,于是欣然同意。在双方没有立下任何约定的情况下,于宾将四幅画中的三幅拿走。从此,董国立一面画画,一面梦想于宾为他带来好消息,但于宾却迟迟没有出现。

  突然有一天,一位同行告诉董国立,说他画的那幅“坦克碑”在香港《凤凰周刊》上发表了,标价是2006万美元,但画上没有看到董国立的名字,画名也改成了《逝GoneWithTheWind》;随后,国内的《收藏》杂志也发表了他的这幅油画,标注的转让底价同香港《凤凰周刊》的一模一样。“我的画哪里值这些钱呀?”董国立起诉了于宾。

  为了生存的“炒作流言”

  关于董国立的说法,于宾说他不感兴趣,也不想解释。在沈阳市大东区法院,董国立状告于宾的官司已开庭两次了,董国立要求于宾返还油画。就在法院开庭后,在沈阳两家报纸上,都同时出现了近一版的广告,内容还是这幅画,转让底价同样为2006万美元,同样没有属董国立的名字。

  “刚看到油画广告上标出的天价,我第一反应是,董国立也会炒作了。对美术作品的炒作,目前在国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著名画家、辽宁画院院长吴云华说,一年前,徐悲鸿的一幅著名油画《放下你的鞭子》在香港拍卖时,拍出7000多万元人民币,这是当前中国画家油画作品拍卖成交价的最高纪录,而这还不到于宾叫卖的“天价油画”价格的一半。

  记者在于宾处还看到,他不仅有“私人藏品洽购合同”、“私藏品商务租凭合同”,还有“私藏品独家冠名赞助合同”。一些油画的业内人士认为,于宾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卖画,而是在勾起人们对天价油画的好奇心之后,让人去看,去租,这样他就赚大钱了,但到底会不会有人去这样做,没有一个人能给个确切的答复。

  草根油画之痛

  游走在民间画坊的很多油画家认为,沈阳太缺少“艺术工厂”,这里虽然有规模不算小的画廊,也有老板和经济人等运作市场,可是,不说同国外比,只和北京相比,相差的就太远。

  “现在,中国不少的艺术家们都建立自己的‘艺术工厂’,在这个工厂里,有人出点子,找选题,有经济人,同时还有相对固定的枪手或工人负责批量生产作品。”吴云华说,这种做法虽然常常受到谴责,但这是时代的需要,更是沈阳很多画家的需要,国外一些画家也都是从这条路上走过来的。

  小魏今年三十刚出头,地道的鲁美学院油画系毕业生。见到记者时,小魏正在画一幅以抗震为题材的油画作品,他对记者说,这是要参加国家美展的,要是获了奖,他就可以进国家美协,每月就可以拿固定工资了,但他说,即使他的这幅作品真的展出了,也不会署他的名字,原因是有人给了他足以心动的钱数来做“枪手”。

  “实在没有办法呀,得生存不是?”小魏说,他能当上个“枪手”还是他的一位老师帮忙找的,已画了快两年了。自己的画不好卖,卖出去最高的也没过千元。

  与小魏交谈,能明显感觉出他的无奈,这种无奈源自没名又没钱,小魏的个人画屋是租来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他说记不清多少次为房租发愁,现在教几个孩子画画也就是为了能养家糊口。

  小魏承认,自己目前的油画水平还称不上一流,可让他不平衡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三、四流画家的画能比他的画值钱,为什么给名家当枪手的收入,反而要比他天天闷在画室里作画的收入高出几十倍?

  在金钱和艺术间“流亡”

  “谎言共同体”,这个词在近几年国内的艺术市场当中出现的频率颇高。何为“谎言共同体”?沈阳一家拍卖行总经理李书敏介绍:艺术家、画廊、拍卖行绑在一起,来操作作品的拍卖,他们这些人的结合,就是一个“谎言共同体”。

  他说,很多艺术家和拍卖公司关系暧昧,有些艺术家直接参与甚至导演拍卖,请自己的人去竞拍,只为赚取高价名声和吸引媒体注意,年复一年,这样他们的作品就会在这年的基价上再往上涨,即使很一般的作品,让这“谎言共同体”连拍三年,炒到百八十万是很轻松的事。来源:www.artxun.com

  李书敏说,他经手拍过的书画不计其数了,有时,这样的“共同体”在这个市场的初期发展时很有必要,近三年来,国内也包括沈阳出现过不少所谓天价或价值很高的艺术品,在几方都得到最大利益时,也大大提升了作者和地区的知名度,目前的沈阳书画界还很需要这样的“特殊方式”。

  吴云华十分反对这样的“共同体”。他说,当前沈阳的艺术市场存在着种种弊端,症结在于监督和批评的严重缺失,比如,于宾的天价画竟能有人给做广告,这样只能导致艺术市场鱼龙混杂,使真正的艺术品失去其应有的价值。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