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共鸣与非共鸣—我看CCTV新大楼的争议

http://www.huajia.cc  2009.02.21 14:01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当一个庞大的单体建筑被鉴赏力多元的国人关注时,难免会碰出共鸣与非共鸣的激烈火花。国人对CCTV大楼建筑物的各异评说,我概括为共鸣与非共鸣两类,两类中又分有几种不同,姑且作个分析。

  共鸣一般分为两类:

  共鸣一:“形”之共鸣:虽然民间对CCTV横空出世将人雷晕的建筑讥讽为“大裤衩”,但在我看来,有一种特殊的效果,尤其在中国,如同古老的麦比乌斯圈(德国数学家发现的一种曲面)与中国市井人家横杆晒裤衩的日常生活奇妙邂逅,能立即让中国百姓各个想入非非,一个戏噱“大裤衩”不胫而走脍炙人口,是昵称还是戏谑,抑或恶搞,那便由之。其骇世惊俗的效果,在中国无出其右。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我看来,对“大裤衩”门道中理性的解析构成与热闹中感性的裤衩比拟,真是自然天成,生动诙谐。此“形”将天堂带往人间,让人间仰望天堂。这样的共鸣虽道不同但依然为谋为争为共同话题,建筑艺术的震撼力聚合力,不可小觑。

  共鸣二:“势”之共鸣:虽然,对CCTV大楼的建筑,官方话语和主流媒体面对来势汹涌的网上抨击,他们以“力与美的结合”为辩护。他们是该建筑物的甲方,自然是共鸣的,其共鸣在于该建筑造型的“势”。从甲方风格行事看,他们眼中决不是“大裤衩”,那是草民的误读。他们欣赏的是该建筑物充分表现了中国崛起的主体思想。大国对大师的大设计大买单所造就大震撼,那是大建筑带来的大效果。

  他们的思想是有充分背景的,那就是改革开放正在成就中国大国崛起的时代梦想。中国现代建筑虽遍地开花,摩天大楼争高斗艳,但千篇一律多而乏味。库哈斯所带来的奇特后现代主义设计之所以技压群雄,入主流法眼,正是库的独辟蹊径与我国日益高涨的民族自豪感一拍即合。

  于是乎,主流们的“大师大势”与升斗小民对大建筑大纳税大裤衩的联想南辕北辙,而引发了大争论。

  在经久不息的网络争议中,非共鸣似乎占据多数,其分三种:

  非共鸣一:后现代艺术与传统文化:在一些人眼里,这一后现代主义建筑艺术的“标新”与传统文化的“合宜”格格不入。有风水学人说它违反建筑风水里的“中正得体”,柱体歪斜成圈,“悬空煞”丧财之象;自古又有“胯下之辱”。这么一来不免让人心神不宁,身在其中不适,底下穿行亦不适,何况这座奇形怪状的庞然大物,却被草民想象成不雅的“坐马桶脱裤衩”,大伙儿看了热闹却不买大师的账。我想最哭笑不得的不是库哈斯,恐怕是以“高尚的艺术引导人民”为己任的甲方吧?

  非共鸣二:大师作品与民众鉴赏:大师之所以是大师,正是思常人所不思,为常人不可为。但是,真正的大作品,能流芳百世,记录概括历史场景的艺术品,一定会为民众所欣赏,哪怕需要更多时间和距离来接受。按我的感觉,民众中,单纯就建筑艺术而言,不会断然反感,好奇有之,琢磨有之,惊叹有之,不理解更多。如果让每天奔忙与生计的草民和通过项目来表达自己独特想法的大师心心相印,那恐怕不可能的。仰望星空的少数人是很难被世俗的绝大多数所理解。但民众的艺术鉴赏力是在提高发展中的。同时,民众的艺术想象力也不容小视,民众从生活出发,将CCTV大楼建筑喻之“大裤衩”,煞是可爱可亲。如果不是其他的社会因素掺杂,这非共鸣也就凑凑热闹,发发牢骚,叹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了。

  非共鸣三:大投入与民间感受:我感觉,对“大裤衩”非共鸣的大量质疑讽刺谩骂嘲弄几乎都与艺术鉴赏无关。其中兴风作浪的是借“大裤衩”话题折射了一种特定社会时期的心理。这种心理形成在当下是有客观复杂的背景的。在我们这个物质与技术都还不够发达的国度,中国老百姓也许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关心生活的可爱人了。面对这样耗费巨大的建筑物,会感觉纳税人被掏了一大把的疼,CCTV曾声势浩大连续批评各地争相建设政府豪华楼馆,而CCTV自己则一掷千金挥金如土,民间甚传“做人不能太CCTV了”。如此,再完美的艺术品也会在民众心目中走样的。比如,鸟巢也同样耗巨资,民间怎大多一片赞美了呢?试想,关注“大裤衩”的人成万上亿,但其中有多少涉足建筑学,又有多少人了解设计师?但所有人都认识RMB。我想正是这笔巨大投资的关注度强于对建筑本身及设计师的了解。对于“大裤衩”的冷嘲热讽,看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在国人共鸣与非共鸣的热烈反馈中,让我想到老子的道学,皆“衍生而来”——由外到内表现的“形”和在由内至外所体现的“势”。“物”赋“道”以“形”,“势”为“道”所之“生成”。看似抽象却涵盖万物,对CCTV大楼仁智互见也罢冰火不容也罢,都莫过如此了。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天下都以为是美就不好了,天下都以为善就不善了。所以,在我看来,一个好设计,必然有争议。我们在中国可以找出无数个一级注册建筑师,但在全世界还找不到第二个库哈斯。我们能在全世界发现无数幢笔直的摩天楼,但全宇宙也就仅有一个“大裤衩”。

  被所谓国学家说CCTV大楼是现代西方艺术与中国传统文化相悖,而我认为世界上古今中外真善美的哲学都是相通的,老子虽作古数千年却始终站在思想的先潮,如果他老人家还魂在世,定会津津乐道:“……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这不就是“大裤衩”吗?!

  小注释:

  麦比乌斯圈(Möbius strip, Möbius band)是一种单侧、不可定向的曲面。因A.F.麦比乌斯(August Ferdinand Möbius,1790-1868)发现而得名。将一个长方形纸条ABCD的一端AB固定,另一端DC扭转半周后,把AB和CD粘合在一起,得到的曲面就是麦比乌斯圈,也称麦比乌斯带。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