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戏说2008年艺术界的那些事儿

http://www.huajia.cc  2009.01.06 08:32  来源:王旭blog  发表评论(0)

  这一年颇为动荡,仿佛我们只有在奥运的时刻激动过。艺术界的兴与悲,就是裹在驴身上的一条肚带,又臭又长。地震让疲惫的地方美协、画院、弱势的艺术媒体死灰复燃,也让臭名昭著的艺术家享尽了荣誉,爱识时务的艺术界借着奥运,无论是叛逆的,还是温顺的,都虔诚地喝足了彩……一个又一个的天灾人祸,一个又一个的政治盛事,艺术始终是万能是创可贴。

  丹青血色,人猛于兽。聪明的艺术界,用虚伪的智慧价一次又一次的获得了神话之后,不堪一击地倒在了美国金融风暴拳头下。寄生,无论我们怎样自大,我们都十分虚弱。范曾借着地震“活泛”了,吴冠中输给了频频的假画官司,成了落水的凤凰,蔡国强、岳敏君、张晓刚等人伴随着股市坍塌、和股民们一起垂头丧气,销声匿迹了。正经,或许这一年只有颓废不堪的书法界,因无所作为而不折腾,变成了有所贡献。

  此刻,全球用抑郁的掌声迎接2009年的来临。经济萧条,政坛焦虑,文化萎靡。只有冰冷的冬天依稀袭击着早出晚归的上班一族。我们正用过去的恐惧,思考未来的迷茫。也许,压抑的艺术界,正千方百计地寻找过去的混乱而妄想劳命伤财。这个时刻会来的,一定会来的,艺术界依旧可以用诸如赈灾、奥运等这样的良机,获取不义之财,稳重的国民们会虔诚地将自己的血汗钱供奉给他们。这不是毛骨悚然的鬼故事,而是我们经历了的活真真的事实。

  折腾,艺术界永远是最原始的群兽图腾时代!批评家用传销的激情和艺术家合伙谋取利益,而艺术家用最愚昧的刀耕火种的文明,虔诚的守教化,助人伦,来趋炎附势。似乎是金融危机让中国的艺术界萎靡不正,现实的情况将会出现大量的待业人员,失业人员,以及过多的剩余劳动力将会涌入艺术大军的行列。书法家、国画家、过多的当代艺术家、媒体主编等等都会一夜之间产生,好不繁荣昌盛啊!

  乱世,牛鬼蛇神,艺术界谁主沉浮?刀光剑影,血色正经,或许只是农村大妈灯下的一个鬼故事。

  “胡润艺术榜”让中国艺术家做了案板上的猪肉

  重庆晚报:“2008胡润当代艺术榜3月1日发布。这个艺术榜以2007年全年在世中国艺术家的艺术品公开拍卖市场价格(包括拍卖中介费)为依据,共列出了排名前50位的艺术家。89岁的著名画家吴冠中2007年公开拍卖的作品总成交额逾3.7亿元,高居榜首。排名第二的是中国少壮派油画家张晓刚,去年作品成交额达2.88亿元;旅法油画大师赵无极名列第三,其作品成交额达2.84亿元”。这让一向自大的中国艺术界备受鼓舞。吴冠中觉得自己“当之无愧”做了市场冠军,而胸有成竹地肯定了“画院是不下蛋的鸡”,并且高调地向世界宣布,自己的“艺术属于‘人民’”,“无国界”。“大师”路上的吴冠中,得到了英国小孩子给予他的荣誉,加上在大英博物馆展览期间,“全看懂了”他的画一位农民老太婆对他的夸奖,让他“如虎添翼”。有趣,21世纪英国人捡起了我们原始的“逗蛐蛐”乐子,来损人利己。如果说,金融危机期间,穷困的英国人、美国人、还是日本人再来一场“艺术榜”的大哥排序,中国的艺术家将会挤破头给人家送钱去。

  收敛吧,一个又一个天价和一份又一份的荣誉,终将会将自己的脊梁骨砸断。2008年3月4日,成都晚报:《胡润艺术榜让当代艺术大腕身价曝光否依法纳税监督不易》:“吴冠中3.7亿元,张晓刚为2.88亿元,赵无极为2.84亿元……胡润当代艺术榜发榜后,著名艺术家们动辄几千万、上亿元的拍卖成交额令人咋舌。那他们的纳税情况呢?根据北京税务部门的报告,以及记者从成都税务部门了解的情况看,答案不容乐观”。

  吴冠中大败国画界和市场,捐画呈现“大师计划”危机

  2008年3月,《北京晨报》以《国画家集体口诛吴冠中:混血艺术是杂种艺术》的标题,报道了国画家讨伐吴冠中的盛举,源起吴冠中做客香港某电视台,“100个齐白石不如一个鲁迅”的言论。这摧毁了吴冠中“混血”艺术的正经。宣告了吴冠中时代已经终结。不得已而跻身当代艺术的行列。被指抢地盘儿,惨遭当代艺术界的厌恶。2008年7月11日,《羊城晚报》,《吴冠中走进798》:

  “‘我就是贱民。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吴冠中的真言,把他位居神台之上而又走进798办展览的因由,说得再清楚不过了。798,北京这个代表着艺术的先锋领地,非官方、非中心、非主流,为体制内的美术机构不屑。但吴冠中认为,到798办展览就是艺术家回家。吴冠中走进798,表面上是个展览,实质将成为影响中国美术和创意产业的事件”。

  按理说,吴先生是聪明的,无论是过去,还是正当执行“‘大师’计划”的路上,吴冠中都出色地执行了身边“学者”和“智囊团”的策划,诸如说“徐悲鸿是‘美盲’”等言论,即便骇人听闻,也引起了极大的注意力。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唯独不识时机地在四川赈灾问题上,无动于衷,彻底地败给了范曾和国画界。自己制造的“艺术属于人民”,只能是他自己举在高空的巨石,将自己的“计划”砸了个粉碎。

  捐画,即便是捐给大英博物馆,上海美术馆,还是新加坡美术馆,在别人的眼中都只是一场用画换展位的交易,有着无可奈何的地步。酿成了通货膨胀,藏家栽了,市场暴跌。2008年嘉德金秋拍卖会上,1062号拍品吴冠中《云南人家》镜心,95×68cm,在估价RMB900,000-1,200,000情况下流拍,《吴冠中全集》上出版过。

  艺术界赈灾,被指变卖国难

  《工人日报》:“2007年11月25日举行的“亚洲当代艺术”拍卖会上,中国艺术家蔡国强的《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以74,247,500港元成交(包括金)创下中国当代艺术世界拍卖、中国画作世界拍卖、蔡国强作品世界拍卖三项世界拍卖纪录,超出原有最高估价近两倍”。一张用火药涂染的白纸,成本不过百十元,按照这个天价记录来估量,蔡国强是身家百亿富翁,给四川赈灾捐一个亿只不过是解衣撒尿的工夫,此等以他为代表的当代艺术界大亨们,何必要在国家危难时刻在叫卖纸张,掏别人的口袋呢?在保利(赈灾)拍卖会上,蔡国强《来自天上的鳄鱼》580万成交,岳敏君的作品《我是龙》起拍价为50万,现场有买家直接叫价600万,此件拍品最终以620万落槌。四川籍艺术家的张晓刚捐赠的作品《父亲和女儿》是专门为此次拍卖完成的,在拍卖师将竞价进行到一百万时,就有买家直接报出500万元的高价。有人指责当代艺术牛鬼蛇神,是伪学术,即便是赈灾行善,也属价格欺诈,借机炒作市场,抬升自己的声誉。

  《上海证券报》:“5月27日,“共同渡过·中国当代艺术界赈灾义拍”在北京圆满落幕,中国写实画派集体创作的鸿篇巨制《热血5月·2008》的竞拍上为纪念“5·12”汶川地震,起拍价格定为512万元,价格一路飙升,最后场上剩下两名竞拍者,一位是电话委托席上的131号,一位是平时酷爱收藏写实作品的华谊兄弟老总王中军。在价格喊至3000万时,王中军退出,但不料又有一位新买主持18号牌参与竞拍,这位坐在环碧堂画廊老板李国盛旁边的男子在喊至3300万元时退出,最终由电话委托席上的131号以3350万元竞拍得手!”。这让我想起了在赈灾期间,一位画家见人宣扬,他的《竹子》和她爱人的《梅花》从三万起家百万成交了,他一夜之间变成了“大师”。

  赈灾让诡异而穷酸的小拍卖公司复活了,让人见人厌的地下报刊杂志找到了“约稿”的理由,让天不收,地不管的江湖艺术家得到了正身的机会,让无所作为的地方画院和协会有所忙碌,呜呼,一切仿佛都是趁火打劫。

  金融危机与美协换届,08年留给艺术界的尴尬

  艺术和经济已经成为了一个共同体,我们寄生的除了中国老板,更多的是美元。金融危机来临,当代艺术神速消失,油画黯然退场,国画势单力薄地成了艺术市场的支柱。蔡国强、张晓刚、岳敏君们的神话系在了洋人的裤腰带上,扑朔迷离。拍卖公司不设当代艺术专场,画廊生死挣扎,整个艺术界在沉闷中捧腹大笑: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2月11日在北京召开,刘大为当选主席。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