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行情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宋庄画家流动加速 有的被迫上街兜售

http://www.huajia.cc  2009.01.06 08:27  来源:股城网 发表评论(0)
  “能不能帮忙找几个画商,年关到了,我快撑不住了。”开往宋庄的公交车上,青年艺术家党艺(应受访者要求,化名)对早就相识的记者说。 

  这是一段普通的路程,倒两次公车外加打一次黑车,总路程接近30公里,——也是党艺的“上班”之旅。如今,这段已经持续几年的“旅程”,却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显得更为艰难,不仅仅对于党艺,也不仅仅对于生活在宋庄的年轻艺术家——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那些刚刚从温饱线上挺过来的年轻艺术家们正在遭遇痛苦的寒冬。 

  就在党艺所在的中国当前最为包容、规模也最为庞大的北京宋庄当代艺术区,目前正不停传出超过千名画家撤离的传闻。对宋庄而言,上次是发生在12年前,当时正是亚洲金融危机期间。 

  唯一不同的是,12年的时间已经让原本身处异端的当代艺术成为主流,而宋庄这一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生产车间,也早已在全球市场举足轻重。 

  有的艺术家不见了 

  由于业务需要,《AI艺术》的策展人和经纪人李裕君需要经常去宋庄和艺术家们沟通关系,但随着冬天的到来,有的艺术家已离开宋庄回到老家。 

  “有个朋友到宋庄已经三年了,一直没有能浮出水面,这轮经济危机一来,他的境况更加艰难,没有办法只好回去了。”谈起一个朋友,李裕君唏嘘不已。 

  在宋庄小堡北街方舟艺术中心区经典自然艺术空间的画家李素华也发现自己有几个邻居不见了,“我们都是租的同一个房主的房子,一年要3万8的房租。”面对来访的理财周报记者,正在画室从事创作的李素华说。 

  进入这个冬天以来,李素华发现街上的转租和招租广告越来越多,而且租金似乎越来越便宜,她的第一直觉是“房子空出来,一定是有人走了”。 

  与此同时,那些正在招租中的艺术家聚集地也门庭冷清,在一家名为吉祥伯乐的艺术区,里面的艺术家居住区中只有几间房子显示有人入住。 

  而在奥运前期,李素华感觉每天都有新来的人,人来的太多以至于租工作室都成为难题,而房价也在一个劲地往上涨,“民房每年的租金都到1万多”。 

  宋庄艺术促进会的主管干事也发现了这一情况,宋庄艺术促进会是负责宋庄外来画家事务的社团机构。该机构上半年的调查显示,奥运前夕宋庄的外来画家达到创记录的3100多人。 

  正是由于奥运情况的两相对比,进入冬天以来的人数减少才会显得更为突出。记者进入了多个画家村落和民居探访,发现确实有房屋已经清空。 

  “按照我的理解,每年冬天都会有一批画家因为冬天天冷、回家过年的原因离开,感觉会有二三百人吧,占宋庄艺术家总量的10%左右吧。”在中国宋庄艺术网工作的吴黎告诉记者,“但是我们没有具体数据,因为无法衡量金融危机的影响。” 

  但是,一到周末大街上出现的卖画的艺术家也让吴黎感到丝丝冷意。当艺术家们被迫画行画到街上兜售来满足最基本的吃饭需求时,没有人可以忽略金融危机的深刻影响。毕竟,798艺术区一度超过40%的作品都来源于此处。 

  千人撤离传闻调查 

  尽管冬天撤离是常态,但是究竟规模有多大,还是引起了艺术圈的兴趣。 

  早在08年12月初,就至少有两位接近宋庄艺术圈核心管理层的人士和记者谈起过这一话题。“我们听宋庄的高层说,宋庄今年冬天撤离的画家已经超过千人。”这两位人士先后表示。 

  但在宋庄,并没有数字可以明确说明到底有多少艺术家在撤退。“大家私下都在说有一小半,按照这个说法,上千应该不奇怪。”在宋庄居住已经有几年的一位艺术家告诉记者。而宋庄当地一位较为关注人口流动的公安系统人士也认为这一数字并不虚。 

  宋庄艺术促进会主管干事于12月29日下午就此问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外界关于走了上千名画家的传闻,没有人能拿出准确的数据,这是外界的推测。当然,我们也没有准确的信息和调查来支持。” 

  按照该人士的理解,“宋庄艺术家群落的流动性一直是30%,这几个月来了,过了几个月又走了。” 

  “艺术品是奢侈品,不是必需品,金融危机对宋庄确实有影响,但冲击性没有那么大,因为宋庄根植性比较强。艺术品市场没有热的时候,宋庄就有上千人,2006年下半年市场才开始火的时候,他们已经生活了十几年了。我觉得对这些人影响不大,因为他们就是在这生活创作。”该人士说。 

  实际上,那些在宋庄生活了十几年的艺术家如今大多数都已经功成名就,他们的作品在国际市场也都有了一席之地。在宋庄,最好的别墅都是艺术家们盖的,记者曾与多位知名艺术家有过交流,以他们目前的市场影响力和财富,生活是绝无可能受到金融危机影响的。 

  但是,对于那些已经走了的和即将要走的艺术家,情况却不是一般的糟糕。“有的这一、两年看到艺术品市场好来找机会的,估计现在坚持不住了。”主管干事说。 

  实际上,当代艺术点石成金的创富能力,吸引了一批批人来此探险。这两年带个几万块来宋庄闯荡,成功了就留下来、不成功就走人的艺术家比比皆是。 

  该主管干事说,“从现在工作室退掉的情况看,有的人可能从小堡搬到其他村子了,这下最起码省下了冬天取暖用的煤钱。”小堡是宋庄艺术区的核心地带,其人气和各种配套更好,但是房租也要贵很多。 

  而且另外一个现象也正越来越值得重视。很多本来在城区生活的艺术家为了节省生活成本开始往宋庄转移。“我旁边的工厂艺术区的老板前天告诉我,他那边还有100多个城里面撤出来的艺术家过来。他连节假日都没有停工。”这也意味着,不仅仅是仍在拼搏中的年轻艺术家,一些中等层次的画家也开始受到金融危机影响。 

  “22个行政村,50多平方公里,我们每半年拉网式普查一次,明年5、6月份就知道金融危机到底有多大影响了。”主管干事说。 

  但是,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艺术家都表示短期很不乐观,“如果形势不改变,还会继续有人走,很难想象短期重现奥运前的情形了。” 

  烧不起煤球无法取暖的艺术家之困 

  “天价只属于少数人。”这是来宋庄之后听年轻艺术家们所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当F4(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军及王广义)的天价艺术品动辄拍出千万美金的高价时,很多年轻艺术家还在为冬天取暖用的煤球犯愁。这也正是不少年轻艺术家撤离的根本原因。 

  党艺说,他还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年关到了,确实需要现金。“本来也没有那么急,可是有家画廊本来要买几张画,金融危机来了,他们就没声音了。”在并不宽敞的工作室里,党艺一边打开电暖器,一边对记者说。其实,屋里的暖气并不差。最起码,相对于那些租住在没有暖气需要烧煤的艺术家来说。但是,党艺似乎还是怕记者不暖和。 

  “要交下一年的房租,要过年,展览也不能老不参加,还需要一些钱。”党艺并不避讳谈这些,在此前的一次饭局中,这位曾经辞去稳定工作全心投入当代艺术的名校艺术系科班生,不停提醒自己要在艺术圈混出个名堂。 

  然而,金融危机让他不得不正视生存的问题。“工作室的租金、吃饭、交际、颜料、展览,最起码也要10万元1年。”算起帐来,这位每天总是在琢磨光线、色彩、意象的艺术家并不含糊。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需要等待几个月就没问题了。”党艺说,一家国外画廊已经有了和他签约的意向,那个时候他就不用再为最起码的生活犯愁了。 

  曾做过教师的李素华情况要好一点,她的情况在宋庄属于中等。这位主要以写实手法描绘北方农村的艺术家,在宋庄可谓“另类”。“我也画过抽象,最终因为个人喜欢还是回到写实了。”李素华的这一选择让她在今天还能维持最基本的收入。尽管当代艺术存在一夜成名甚至暴富的可能,但是传统的写实更为稳定,不会大起,也不至于大落。 

  李素华今年上半年卖了4、5幅画,下半年才卖了1幅,还是通过网络卖的,不过3.5万元的成交价格已经让她欣慰。“一年的开支没有10万打不住,再不卖画就很难受了。”李素华说。 

  主管干事甚至见过烧不起煤球无法取暖的艺术家,“我们也在和大家沟通,希望投资商和村民减房租,降低艺术家的生活成本;另外,我们也鼓励发展培训业务,给年轻艺术家提供就业机会,这样他们1个月有2000多收入。” 

  “但是解决几十个人的问题,在这么大的宋庄根本显不出来。”主管干事感慨说。 

  “熬过去,就好了。”上世纪的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盘守于宋庄的艺术家们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困局。当时熬下去的那些艺术家,很多如今都已经是社会名流,党艺希望自己也会成为其中的一个。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