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没有创新等于零

http://www.huajia.cc  2009.01.05 00:20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1 2 3

  新时期中国社会的主题是改革创新。新时期中国美术书法艺术的主题同样是改革创新。创新是艺术第一生产力。当前以展览为中心的美术书法的创作机制和评审机制,制约了艺术的创新发展和艺术生产力的解放,其展览、评审、创作的总体艺术价值等于零。变“以展览为中心的美术书法创作”为“以创作为中心的美术书法展览”,实行“学术课题制”、“流派分评制”和“流派分展制”,以实现展览、评审、创作机制的变革。变“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创新”的创作观为“在创新基础上解构传统”的创作观,变“以古为新”为“以时为新”直至“以我为新”,变“笔墨当随时代”为“笔墨引领时代”,以实现美术书法创作的现代转型。

  一、如此展览等于零

  这里所说的如此展览,指的是中国美协中国书协主办的国展和单项展。就所谓的权威性和影响力而言,其他任何展览都显得势单力薄。

  如此展览多吗?多,越来越多,多得令广大书画人民群众应接不暇,疲于奔命。

  如此展览规模大吗?大,越来越大。

  如此展览效果好吗?不好,越来越不好。

  如此这般地,重复而了无新意地,浮泛而缺乏学术深度地举办展览,除了劳命伤财,其价值和意义又当何在?

  如此展览等于零。

  “推动文化创新,增强文化发展活力。在时代的高起点上推动文化内容形式、体制机制、传播手段创新,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是繁荣文化的必由之路。”(胡锦涛《十七大报告》)

  改革开放以来被称为中国社会的新时期。新时期的美术书法创作是围绕着展览而展开的。展览又是以由中国美协中国书协主办的国展和单项展为轴心而展开的。故,新时期的美术书法创作是以展览为中心的美术书法创作。迄今为止,美术国展已举办了十届,还举办了多届国画、油画、版画、雕塑等单项展。书法国展已举办了九届,还举办了多届正书、行草书、隶书、新人、中青年、老年等单项展。由此形成了涵盖美术书法不同层面的展览网络体系。展览,这个从外阜引进来的现代机器,成为左右新时期美术书法创作的风向标。谁操纵着展览这台机器,谁就具有绝对的话语权。谁适应了展览机器的生产标准,谁的作品就可入选获奖,进而从展览盛宴里分得一杯羹,即便是颇有创新精神的作品,也因展览评审机制的制约而无缘入选获奖,成为展览机制下的牺牲品。作为时代的产物,展览这台机器本身没有错。问题出在是谁,用什么理念、方式和标准,以怎样的限度和韧性来操纵这台机器。当展览的操盘手们肆无忌惮地无节制地运转展览这台机器的时候,原本艺术的展览成了技术的比拼,原本推动艺术创新发展的展览已步入了重复模仿失去艺术价值和动力的宿命怪圈。展览已走进了死胡同。

  展览,说到底是艺术展示的一种方式,决不是艺术创作本身。

  展览,充其量是依附于艺术创作的一种外在的活动形式,决不是艺术创作的内在规律。

  在我国,操作展览已有30多个年头。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换大王旗,从而形成了以展览为中心的美术书法创作。在这种背景下,美术书法创作在“展览至上”的怪圈里徘徊不前举步维艰。“展览至上”使创作走上了“形式至上”,使创作队伍走上了“功利至上”,使艺术活动走上了“热闹至上”。“展览至上”一批又一批地催生了中国美协书协会员,却催生不了真正的艺术大师;催生了一批又一批新的美术书法名人,却催生不了新的美术书法作品;催生了一波又一波人事纷争,却未能真正催生学术上的百家争鸣;催生了假学霸假权威,却催生不了真学者真人才。以展览为中心的美术书法创作和以创作为中心的美术书法展览绝然不同,前者导致的是“展览至上”,创作服从展览;后者的主旨是“创作至上”,是展览服从创作。在中国,所缺乏的不是展览,而是策划展览的艺术理念和学术主张。

  新时期中国社会的主题是改革创新。新时期中国美术书法艺术的主题同样是改革创新。美术书法创作的学术性就是它的创新性。创新是最高的学术。发展才是硬道理,创新才是硬学术,创新是艺术第一生产力。在当今,美术书法展事不能说不多,也不能说没有花样,在国展之外又设了许多单项展,似乎是要打破国展大一统的局面。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单项展的分类仅仅是技术上的分类,而不是学术上的分类。把国画中的山水、人物、花鸟分开办展,把书法中的真、草、隶、篆分开办展,只是技术层面的分类,谈不上什么学术性。合在一起展览出不了新东西,化整为零分开展览同样也出不了新东西。

  美术书法创新的前提是理论创新。理论解决创作观念问题。观念的更新是艺术创新的前提条件和学术支撑。新时期中国社会正是在创新理论的指导下,不断地更新观念,不断地突破进取,才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相比较,中国美术书法界在理论创新上少有建树,理论家们倒来倒去的无非是古人的或西方的那些东西,理论创新几乎是一片空白。就展览而言,更是缺乏创新理论的指导,征稿启事上无非是“尊重传统,鼓励创新”的套话废话,没有真正的学术引领和学术策展。

  由于展览缺乏明确的学术指导,展览往往又掺杂人事因素,前面的不管后面的,后面的否定前面的,人事更替了,展览也跟着变,甚至出现倒退的情况。经济的发展可以用数字指标来衡量,体育竞技可以用金牌多少来衡量,而对美术书法展览的价值评价无法量化,这让操作展览机器的人享有绝对的话语权,这种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评价机制,无法真实地衡量展览的有效性。只要拼命地办展,即使劳命伤财漏洞百出,也可把成绩说得不得了。在这里,展览的价值判断与批评监督双双“失语”。

  实行“学术课题制”与“流派分展制”,或许是解决当下“展览病”的有效途径。“学术课题制”是指:在学术研究上把艺术问题分成若干课题,由学科带头人组成专门的课题组,分专题研究,以实现理论上的创新与突破,并以新的理论创新成果指导美术书法创作创新,特别是要努力建构理论研究的不同“学派”,以学派研究指导流派创作。“流派分展制”是指:在展览机制上以流派展取代当下大一统的国展和单项展。可以根据当下的创作情况,区分不同流派举办美术书法艺术流派展。传统与创新是艺术创作的基本矛盾运动,是艺术创作的两极,从大的方面来讲,当代的美术书法创作无非是传统派与创新派两大派别,两者的价值取向是不同的。当下大一统的展览在理念上和操作上难以调和两者间的矛盾冲突,传统的容不下创新的,创新的容不下传统的,平衡的结果是平庸,正负抵消,其总体效益为零。把传统与创新分开举办展览,使传统更传统,创新更创新。还可以根据美术书法创作的实际和不同风格流派的情况,由官方为不同流派举办专题展览。变单项展为流派展,变国展为不同流派的综合展,使画种展书体展服从于流派展,唯如此,才是真正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那个反复写在展览启事上“尊重传统,鼓励创新”的话才不是一句空话。


 
1 2 3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