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大芬村画家难熬艰辛成批离开 部分外迁京沪

http://www.huajia.cc  2008.12.05 10:15  来源:广州日报 发表评论(0)
 
1 2 3

 

大芬村是国内知名的油画村。

 

 

大芬油画村油画风格多样。

 

    按照大芬油画村以往的行情,圣诞节前夕应是人头攒动、订单纷至的时候,但今年这个时候显得有点格外“冷”。油画零售量大跌,国外订单减少八成,部分油画企业濒临倒闭,就连油画村的画家们也纷纷考虑着外迁……

    “受金融海啸的影响,人们的消费心理发生了变化,对油画这样的奢侈品行业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大芬美术产业协会会长吴瑞球对记者感叹说,“过去油画村一个月的油画销售收入可以达到1500万元,而如今现在每个月的销售收入还不到700万元;过去的销售大头是外销,而现在却基本依靠内销。从1989年大芬油画村成立以来,今年是最困难的一年。”

    更让吴瑞球大跌眼镜的是,在刚结束不久的广交会上,整个大芬村连一张订单也没有拿下!大芬油画村应该如何熬过这个“严冬”,这是摆在吴瑞球及所有大芬人面前一个紧迫的问题。

    画家生活艰辛成批离开

    位于大芬油画村的腾飞画院是一家初具规模的画廊,老板龙腾飞不仅是一名画家,也是一名画商。据龙腾飞介绍,在深圳市场上,外贸单、工程单、针对游客的零售是油画销路的三个最主要方面。其中,外贸单比较低端,而零售给游客的油画则相对高端。与大部分画廊一样,腾飞画院从开业至今年年初,做外贸单一直是其主要业务。

    “价格低、销量大一直是我们做外贸单的特点,但这一模式在今年彻底‘失灵’了,一个月接不到几个单,你说还能不变?我们现在朝着综合性业务方向发展了,什么活都接,各种档次的作品都也出一点。”

    在腾飞画院里,有20多个画师,但一场金融海啸却让画院里五分之一的画师打包行囊,离开深圳,“他们有的是北上赴京、沪、江浙,有的则是彻底地扔掉了手中的画笔,暂时没有离开的画师,也会经常发牢骚,说‘我想走’。”龙腾飞摇着头说。

    更让龙腾飞震惊的是,他曾不止一次看见身旁熟识的画师成批地离开大芬村。大芬村内的画师们,有的是亲戚,有的是老乡,有的是朋友,一个画家带着一批人来,一个画家同样也带着一批人走,仅仅是龙腾飞认识的画家中,近两个月走人数量都不下一百人。

    “其实我可以理解这些离去的画家们,他们的生活太艰辛了!”在龙腾飞眼中,一些“不得志”的画家过着“非人类”的生活,“由于忙于创作,他们租住的屋子被堆得乱七八糟,久未清洗的衣物、发馊的食物、加上各种颜料刺鼻的气味……这个屋子臭气熏天,你根本无法踏入。更让人心寒的是,一些画家带着全家老小来到深圳,为了节约开支,租住的房子是半边厨房半边床,有时候连作画地方都没有。”

    离开深圳的不仅是“底层”画家,一些小有名气的画家也有开始北上的。龙腾飞向记者解释说,如果说“底层”画家去到京沪等地是为了寻求更多的外贸单、低廉一点的创作成本的话,那么这些“高端”画家则更多是对深圳市场的不习惯。

    “深圳的艺术太市场化了,油画价格体现更多的是利润,有合适的价格便会出手,而这些画家追求更多的是艺术的真谛,即使是一幅画有价无市,也算是对这幅画的承认。”


 
1 2 3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