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宋庄画家买房纠纷开庭 终审画家退房

http://www.huajia.cc  2008.10.03 13:54  来源:cctv 发表评论(0)
  2月29日,李玉兰站在院子中央对记者说:“这个冬天就像一场噩梦。”

     这是去年底进入冬天以来,李玉兰首次进入这个院子。对于李玉兰夫妇来说,这里早已是他们的家了。但以后她可能不能住这里了。

     李玉兰的官司去年底结束了一个,而另一个马上就要开庭。她状告这个院子的老房主马海涛的案子,3月3日在北京通州区宋庄法庭开庭审理,她要求被告赔偿经济补偿金共计48万元。

     画家买房安家小村庄

     这个院子——李玉兰的“家”,作为“小产权房”的典型案例,是近来媒体追逐的焦点、社会关注的热点,在距离北京城中心40公里的东边,宋庄辛店村。

     李玉兰,河北邯郸人,1993年她怀着对艺术的追求和热爱来到了北京,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2002年,有了一些积蓄的李玉兰,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从事专业绘画。多年在北京的租房生活,居无定所,她渴望拥有自己的家。(东方早报)

     在朋友推荐下,她来到了小有名气的“画家村”宋庄。当时宋庄已经聚集了一些艺术家。正好辛店村村民马海涛有一套闲置的老房子要出售,李玉兰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古老的院落。

     2002年7月1日,双方签订了买卖协议,马海涛将正房五间、厢房三间以及整个院落以4.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李玉兰,并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交给了她。买卖合同上,除了双方签字,还有辛店村大队盖的章,见证人是郭化勤和康文宝。郭化勤如今是村党支部副书记。

     “当时到处都是废墟,很破落,屋子里面熏得特别黑,一看就是那种住了好几辈人的老宅子。”李玉兰说。由于喜欢,当时马海涛出的价钱,她很快就接受了。

     经过一番整修后,李玉兰搬进了自己的新家,前前后后花掉了十二三万元。四年的时间,李玉兰在这个宁静的家里完成了大量的油画作品,并同画家谭小勋组成新的家庭,还生下了可爱的女儿。

     和李玉兰有相同买房经历的艺术家,在辛店村就有四五十个。

     原房主索房不成告买主

     这种宁静的生活,直到2006年10月被打破。

     一人自称是原房主马海涛的朋友,代表马海涛来向李玉兰要房,要把房子收回去,说当时的买卖无效。她当时就回绝了。

     见李玉兰不答应,马海涛妻子便与李玉兰交涉,表示愿意付给李玉兰7万元作为补偿,遭到拒绝。2006年12月,马海涛一纸诉状将李玉兰告上法庭,要求确认双方协议无效,李玉兰返还房屋。这一切都因为房价飙升。

     2007年7月,通州法院判决:李玉兰是居民,依法不得买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住房,因此判决李玉兰和村民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责令他们在判决生效90天内腾退房屋,而根据法院评估结果,卖主要给付李玉兰夫妇93808元的补偿款。

     2007年12月17日,北京市二中院终审判决双方签署的房屋买卖协议无效,李玉兰必须在90天内腾房。但二中院同时认定,造成合同无效的主要责任在于农民反悔,画家可另行主张赔偿。

     今年1月3日,李玉兰依照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所确定的索赔原则,向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马海涛赔偿经济补偿金共计48万元。对于48万元的索赔金额,李玉兰对记者表示,这是根据2004年的拆迁补偿标准进行计算的。

     整整两月之后,3月3日,这一索赔案件将在北京通州区宋庄法庭开庭审理。“这一年多来,我焦头烂额。”李玉兰说。

     “小产权房纠纷”样本

     宋庄艺术家近2000人,每年都有人加入其中。而其中有300多人买下了农民的房子,其他人至今租住。2006年10月以来,被村民告上法庭的不止李玉兰,画家村有十多位。但李玉兰的案件第一个宣判。

     作为所有宋庄买房艺术家诉讼案中最早做出终审判决的当事人,李玉兰案件的最后结果,牵动着画家村每位画家的心。画家们担心,案件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这个案件很典型,相当于一个‘小产权房’样本。”李玉兰的代理律师、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旭表示,“既然目前对于如何处置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在法律上还不能有所突破,那么向毁约的农民进行索赔,也是法律赋予画家们的一个权利。”

     13名卖房农民起诉画家

     据介绍,从1994年多名画家入住宋庄到现在,“画家村”已经聚集了海内外近1500名艺术家,成为中国最大的、国内外知名的画家聚居地。

     目前,已有200多人买了当地农民的房屋,但由于房价飞涨等多方面原因,陆续发生卖房农民因反悔卖房起诉画家的案件,已经陆续发生13起卖房农民因反悔起诉画家的案件。

     农民赢了官司输了诚信

     “农民赢了官司,输了诚信。”宋庄镇党委书记胡介报这样评价这个案子。他说,事实上,打官司的所谓农民早已经摆脱了农民的身份,都已被城里招工、聘干,而真正淳朴的多数村民并没有起诉。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