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奥运开幕式从困顿到绚烂

http://www.huajia.cc  2008.08.13 11:38  来源:新民周刊 发表评论(0)

  一场美轮美奂的开幕式,在“鸟巢”尽展崛起中的大国风采。

  令人神往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得以完美结合。外电表示:中国人已经赢得了一块金牌。这句话令人记忆犹新: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幕式拉开帷幕,希腊用他们的古老神话和悠久传统征服世界,《华盛顿邮报》报道:“让我们为这届奥运会颁发一块金牌……雅典重新把自己树立为世界级的都市。”

  开幕式走来不轻松

  奥运开幕式从来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辉煌历史文明的绝佳时机。但1980年之前的奥运会开幕式相对都比较简单,有的甚至还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困难。

  由于希腊首相的反对,1896年在雅典召开的奥运会差一点流产。经过顾拜旦的不懈努力(他曾经被一家希腊报纸骂作“企图窃取希腊遗产的贼”)和希腊王储力排众议,4月6日,礼炮声与女声天使般的合唱回荡在体育场上空。顾拜旦在他的回忆录中激动地写道:“振奋人心的一刻终于来临!观者如潮,大家涌进修葺一新,泛着雪白光芒的体育场。乔治国王宣告奥林匹克运动的恢复已成为现实:‘我宣布,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话音一落,礼炮轰鸣,放飞的鸽子振翅飞翔。”

  第一届奥运会的成功并未改变之后几届奥运会的困境,1928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办奥运会时,荷兰女王尼德兰德·威廉敏娜非常坚决地反对举办奥运会,让她最恼火的正是开幕式。虽然经过劝说,她同意在荷兰召开奥运会,但是仍然没有出席开幕式,结果这一届奥运会不是由国家最高元首宣布奥运会开幕,宣布开幕的是女王的儿子亨德里克王储。

  1920年,奥运会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市召开,这个曾被战争摧毁的城市呈现一派热闹景象,但经济上捉襟见肘仍是最大困难。开幕式上, 7门大炮对空齐射,然后是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献出生命的运动员默哀,此时,饱受战争蹂躏的欧洲人吃惊地看到,两万只和平鸽展翅高飞,它们的腿上系着代表参赛国家的国旗颜色。安特卫普奥运会的另一项首创是运动员宣誓环节。一身白色的比利时水球和击剑运动员维克多·博恩左手握着国旗,右手指向天空,代表全体运动员宣誓:“我以全体运动员的名义宣誓,保证为了体育的光荣和文明运动队的荣誉,以真正的体育道德精神参加本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尊重并遵守指导运动会的各项规则。”

  在开幕式上宣誓效忠奥林匹克运动的理想,是皮埃尔·德·顾拜旦的创意,经过20多年反复研究和修改,最后确定誓言文本。他的另一个梦想也在安特卫普奥运会上得以实现:体育场上空第一次升起了奥林匹克会旗。白色丝绸质地的旗面上有蓝、黄、黑、绿、红五个相互交叉的圆圈,有人发现,六种颜色(还有底色)竟然囊括了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国旗颜色。这面旗帜很受人们的欢迎,事实上,开幕后第三天它就给人偷走了,小偷很快就被抓捕归案。

  1984年奥运会放开了商业化的限制,从此开幕式变得越来越华丽。本次奥运开幕式场面宏大,有人提出是否太过铺张。张艺谋日前表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加上随后举行的残奥会的开、闭幕式,4个仪式的总费用,还赶不上多哈亚运会开幕式一个仪式的投资大,“我们的口号是‘节俭办奥运’,实际上是花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

  四年一度文化盛宴

  “经过奥运会的洗礼,生气勃勃、充满激情、意志坚定、现代化与全球化的‘中国形象’,一如昨晚‘鸟巢’上空绚烂的烟火,冉冉升起。”台湾地区《联合报》9日发表题为“在世界中心,中国璀璨升空”的文章,盛赞这场让13亿人为之激动的奥运开幕式。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涌豪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是文化的成功。”从击缶呐喊到云中漫步,张艺谋任总导演、蔡国强任烟火总设计的文艺表演,现代又充满着历史的纵深感。

  这与2000年和2004年的奥运会非常相似。在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澳大利亚的民族风情和历史文化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望着那些身上画满花纹的土著人,人们仿佛回到库克船长发现东海岸的年代,原住民与移民,袋鼠、考拉、鸵鸟等澳大利亚特有的符号,都在开幕式上一一展示。悉尼人采用了比较写实的手法,令人一目了然。而这一次,张艺谋的表达略微含蓄与抽象。画家戴敦邦说:“这次奥运会开幕式是一个象征,是对我们国力和历史的一次艺术的展示。没有必要对它作什么过分专业的考察和苛求。至于外国人是否能看得懂中国人的汉字和国画,那就得问他们自己了。”

  令人稍稍有些惊讶的是,西方媒体对开幕式的好评恰恰集中在中国美轮美奂的历史展示上,对于中国人以为“天下大同”的笑脸展示等环节反而没有太多赞扬。用活字印刷表现内涵深厚的“和”字,虽然看上去有《英雄》的影子,却依然让人为之动容。什么时候中国的体育健儿能够摆脱金牌争夺战的目的论,而让体育真正成为强国之路的一种手段?李宁在接受杨澜采访时对于自己在1988年失败后国人对他的责难记忆犹新,当时他无奈地说:“他们要的只是金牌,不是运动员,因为运动员随时都可以换。”于丹觉得这个“和”确实是这次开幕式的点睛之笔:“有交流才会有理解,有理解才有共性,有共性才有友谊,有友谊才有和平。”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和为贵,显示大国的胸怀和气度。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杨扬对烟火表演情有独钟,他觉得那些巨人的脚印非常具有想象力,让人耳目一新。他说:“这次开幕式上,高科技和中国文化元素非常好地贴合在一起,赏心悦目,而又不失深邃。”蔡国强这位个性十足的艺术家原本要去老挝的寺庙出家3个月,然而,他把这次奥运会开闭幕式的烟火设计视作一次修行,选择了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方式。几年里他参加了逾千次会议,和团队成员一起将开幕式烟火设计方案打磨得天衣无缝。第一次试验时,有人告诉他,烟火在“鸟巢”的顶部烧出了十几个洞,他一度很担心。但在汇报工作时,“鸟巢”的保安部门却赞扬试验非常成功,一个个部门都为他分担压力,才有了这样一次美妙的亮相。“如果给这个团队打分的话,我给他们打100分。”蔡国强说。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北京奥运开幕式的成功,本身就是文化的成功。-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