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798存留之争:靠艺术还是靠旅游?

http://www.huajia.cc  2008.08.04 18:15  来源: 发表评论(0)
    简要内容:管理者们刚刚从国有企业走出不久,走出亏损的企业迎来新的商机,无可厚非地希望通过出租房产达到利益最大化。据悉,一些对改造工程不满的艺术家们表示,如果七星集团不能给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他们也许会考虑集体罢市。  


  “国家快来管管我们吧,798快要完了!”连续几个月里,在北京798艺术区居住了五年的法籍华人画家郝光不断呼吁。

  让他感到如此焦虑的是,自2008年3月798施行整体改造工程以来,整个艺术区正往与他的意愿相反的方向发展。

  2003年郝光在798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时,看中的是那里宽敞的空间、低廉的价格和新中国工业遗迹的“原始情趣”。当时798已经聚拢了一批当代艺术家,有着自由自在的创作环境和便利的交流氛围。

  然而在郝光看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认为798改造工程中管理者征收了大量额外费用,基础设施维护中的混乱管理又给园区住户带来很多不便。比如很长一段时间内园区不许机动车进入,甚至救护车也只能在很远的厂区门外等候里面需要急救的病人。更重要的是,部分景观改造抹去了大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工业遗迹。

  ■景观改造工程谁说了算

  相比车辆限行、水电中断等工程期间的暂时性问题,郝光等艺术家们更介意的是,798景观改造工程使园区原生态发生了变化。

  原来厂区内随处可见的黑胶皮供暖管道现被改为不锈钢管道;部分墙面的涂鸦被粉刷一新;原先厂房之间的大通道两侧装置了灯光玻璃橱窗,消防栓、电子仪表等原有厂区物件被封在橱窗里成为展览物;部分街道旁原有的大树被拔掉,代以整齐划一的园林低矮植被等等。

  “这很像是乡镇企业的管理者在打造一个二星级宾馆。”郝光说,他很担心安了玻璃橱窗的大通道以后会成为一个商业点,摆满手工藏饰等小商品。“这里会变成一个旅游景点,一个朝阳区排名十几位的公园,一个商业时尚中心,但它再不是798了。”

  对于改造饱受争议的玻璃橱窗大通道及其北侧的包豪斯广场,提供规划方案的宗灏建筑师事务所负责人苏海峰也有一肚子话要说:“我们最初的方案基本是保持原样不动,主要修整边边角角。但这个方案交上去以后被否决了,得到的反馈是有领导不满意。”

  ■较劲

  谁是798的主人?关于这个话题的争论,在艺术家刚刚入住厂区时就已开始。

  这种较劲在七星集团一位物业工作人员与郝光的对话中演绎出更鲜活的版本:

  “你交不交钱?不交走人!”

  “我走人?我要是走了这里就没人了。”

  “牛什么牛?你来多久了?”

  “五年了,这条街一开始都是我租的。”

  “才五年算什么?我在这儿都30多年了!”

  “你怎么好意思告诉我这个?我来的这五年我们让798闻名世界,你在这儿的30年让这个厂子倒闭破产了!”

  艺术家们嫌弃管理者们是“文盲+艺盲”,又在政府拨款和租户收费方面两头得利,管理者们觉得这些搞艺术的人事儿太多。两边从一开始就暗自较劲,焦点是对798的掌控权。

  管理者们刚刚从国有企业走出不久,走出亏损的企业迎来新的商机,无可厚非地希望通过出租房产达到利益最大化。

  艺术家们期待的则是一个房租低廉、管理自由的创作区域,对于一年比一年更高的房租价格和物业费用,以及一年比一年更严格繁杂的管理制度,显然难以接受。

  这次改造工程中,很多艺术家租户已萌生退意。一位韩国画廊老板已准备撤资回国,郝光也在自己工作室前挂了出租招牌。

  据悉,一些对改造工程不满的艺术家们表示,如果七星集团不能给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他们也许会考虑集体罢市。

  艺术家和企业都认为自己是798的贡献者,也希望能对798的未来做出重要影响,而他们在较劲过程中并没有留意,第三方力量已经逐步介入,并可能最终决定798的未来。

  ■保留艺术区还是艺术家

  北京朝阳区宣传部副部长吴锡俊对记者说:“是保留艺术区还是保留某些艺术家,我们很早就讨论过这个问题,最终的选择是前者。”

  北京市政府和朝阳区政府已经为798规划好了方向:以当代艺术为主打特色,进一步吸引国内外知名的艺术家及艺术机构,为园区内艺术品打造展览展示、交易拍卖的平台。798将成为一个艺术区品牌,一个成功的商业区,一个时尚品牌聚集地,一个新锐的旅游景点。

  朝阳区区委书记陈刚在前不久的798奥运接待开放日上曾表示:“北京有什么地方值得关注?我希望大家能记住我们的口号:长城、烤鸭、798!”

  有的艺术家听到这个口号时叹惋798的命运,也有的早有预料,选择平静接受。 (刘芳、王菲宇)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