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陈鸿彪:中国画与当代艺术没有可比性

http://www.huajia.cc  2008.04.15 22:32  来源:深圳商报 发表评论(0)

  前不久,著名美术评论家李小山先生在“四方沙龙”公益性讲座上作了题为《争论不休的中国画问题》的讲演,《深圳商报》“文化广场”4月1日刊登了他与记者的问答内容。以笔者观点看,内容新颖,思想前卫,但有诸多偏颇。

  中国画的变革与生态变化无关

  中国画在近2000年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在文化领域原本所具有的社会功用和影响力是不能被忽视的。然而近几十年,这种功用和影响力逐渐被电影、电视、电脑以及其他传媒所替代。李小山先生早在20年前就提出:“传统中国画发展到任伯年、吴昌硕、黄宾虹时代,已进入了尾声阶段。”所谈观点至今未改变。言下之意,中国画已经沦落到存在与否都不重要的境地。生态环境变了,中国画不得不向当代艺术转变。笔者对此观点不敢苟同。

  中国画是否应该存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争论,皆未能取消中国画,反而在争论过后出现了李可染、傅抱石、石鲁、潘天寿、陆俨少等一批中国画大师。争论要有历史眼光,至少要看到以后几百年。作为画家首先应该是个思想者和革新者,其次要以自己的艺术行为改造社会、影响社会,而不是随社会和生态的变化而变化。佛家有两句成语,分别代表两种心智:一是“境随心转”,二是“心随境转”。这里的“境”是社会,是生态,“心”是画家的思想。前者是圣人,后者是凡夫。当今画坛,急功近利者多,粗制滥造者更多,每天为时代创造了无数的垃圾,却沾沾自喜,自称“著名画家”、“实力派”、“大师”者比比皆是。此辈人等,怎能不令中国画坛萎缩不前?可悲至极!如果画家们都随生态的变化而变化,那么无论如何努力也赶不上生态变化的步伐,终其一生也只能是凡夫。当今中国画坛,老一代大师们相继故去,文革前后近二十年时间里,几乎是中国画的断层,然而这并不能代表中国画已进入尾声。现今社会不是缺少画家,而是缺少有理想、有抱负、敢于“十年磨一剑”、甘于像老一辈大师们那样,老老实实做学问,心不被外界环境所转,不被“名闻利养”所诱惑的画家。

  对于一个真正有思想、有创作能力的中国画家,无时无刻不在思索如何在求变中谋发展,变是责任,也是出路。求变的路子不外有六条:一是在继承传统中求变,二是在师承中求创新,三是在继承中吸收外来文化,四是全盘西化,五是以西融中,六是在生活的感悟中自谋出路。这六条路子,每个中国画家都可以对号入座,在每一条路上都有可能成就艺术大家。中国画在探索、创新与发展的过程中,不见得一定要向当代艺术转变,也不应因生态的变化而改变。

  衡量一个艺术家成就的标准

  李小山先生说,评价一个艺术家的成就,有三个量化指标值得参考:第一是市场表现,其次是在美术馆、博物馆参展的次数,三是国内外最重要的评论家给他写文章的数量。笔者认为,以如此眼光看待艺术家的成就,一个字:“俗”,两个字:“低俗”。以此标准来衡量艺术家的成就,必定会使画家们“心随境转”,沦落为“凡夫”。试看现今各书画拍卖会,人为地操纵市场价格现象普遍存在,许多评论文章也为其炒作而大行其道,甚至没有扶不起来的“阿斗”,导致整个书画市场泡沫充斥,其中究竟有多少高含金量的作品不得而知。真正有修为的艺术家,不见得都乐于此。笔者认为,衡量一个艺术家成就的标准有三个:一是该艺术家是否具有独特的、超凡脱俗的思想境界;二是他是否有独有的、可以被后人所传承的“法”;三是是否能经得住时间的验证。

  中国画和当代艺术谁“边缘”谁?

  李小山先生认为,随着中国当代艺术逐渐走向成熟,中国画会越来越边缘化,不再是学术的中心议题,不再是当代文化的焦点部分。笔者对此观点不敢苟同。

  目前,一些中国画家的确因为生态改变而存在急功近利、粗制滥造、思想守旧、缺乏信仰、知识面窄等诸多问题。记得某著名画家曾在电视上公开感叹说,中国画目前在国内外市场的拍卖价格远不及西洋画,说像他这样水平的画家作品,在国内拍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幅是应该的。是啊,随着国人经济水平的普遍提升,理应如此,可是他是否想过,自己每年“生产”至少几百幅画,作品随处可见,其作品到底会有多少含金量?李可染先生有“废画三千”,梵高的存世作品屈指可数,宋代张择端仅一幅《清明上河图》传世。地球人都知道“物以稀为贵”,而他却不懂。中国画存在的许多不良现象,是当今中国画坛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这并不等于中国画已走入绝境。放眼画坛,中国画现已呈现出风格多样、百花齐放的勃勃生机。李小山先生把传承了近2000年的优秀中国画艺术推到边缘,把自己所喜爱的当代艺术推崇备至,在公开场合发表这样的言论,是否有哗众取宠之嫌?好比有人要炸掉故宫盖房子以缓解房价上涨一样,是不是太可笑了?

  内容与传统相去甚远、趋于抽象的、包括实验水墨画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同样存在诸如闭门造车、缺乏信仰、思想浅薄等许多问题,其通病就是故弄玄虚、玩抽象,对未来受众的欣赏能力抱有幻觉。一些作品不仅作者自己不能解释其所以然,甚至连业内人士也不知其所以然。艺术是面对大众的一种审美享受,没有美感,何谈享受?如果当代艺术只在高格调的美术馆里昙花一现,在全国美展又无一席之地,那么是否也处于中国艺术的边缘境地呢?从目前现状看,似乎当代艺术不是一门学科,而是一种时尚,一种流行的摇滚乐。

  中国画与当代艺术没有可比性

  李小山先生说:“一个即使非常优秀的中国画家也不能与一个真正富有创造力的当代艺术家相提并论。”按李小山先生的观点,似乎只有在从事当代艺术的画家里才可能产生有成就的艺术家,中国画在当代已经萎缩了,不可能有大师出现,这未免太过偏颇和浮躁了。其实中国画和当代艺术二者之间没有可比性,好比两个水平相当的花鸟画家,一个画工笔,一个画写意,二者没有实质可比,只不过是受众的喜好程度彼多此少而已。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