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画家档案 王明刚 艺术室


俄罗斯画坛永远的长青树

2010.02.10 20:25  作者:王明刚  来源:中国画家网  评论()

——怀念俄罗斯人民艺术家雷巴丘克伊万瓦西里耶维奇 & #60;?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近日,在哈尔滨俄罗斯油画画廊,我见到了俄罗斯画家托卡烈夫安德烈,闲谈中得知我的忘年交异国朋友,我最敬重的师长,苏联功勋艺术家,俄罗斯人民艺术家,俄罗斯艺术科学院院士,艺术科学院银质奖章的获得者,著名的革命历史题材画、肖像画、风景画、风俗画及静物写生大师,雷巴丘克伊万瓦西里耶维奇离世的消息,令我十分悲痛,不觉想起了与先生生前在一起一次次交流和学习的情景。

 

一、  初次相识

记得十年前,我第一次到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拜访雷巴丘克先生,走进位于海参崴美丽的金角湾边的远东滨海边疆区画家协会的大楼,门卫慈祥的俄罗斯老妈妈问明我们的来意后,便马上打电话给二楼的雷巴丘克先生,经先生同意,我们来到二楼的走廊,只见一个瘦高个子,精神矍硕的老人站在写有伊万瓦西里耶维奇雷巴丘克名字的门边,老人身穿深蓝色西装,系着红色的领带,几绺稀疏而银白的头发散乱地挂在脑际,见到我们便微笑着说:你好,我是伊万瓦西里耶维奇雷巴丘克,欢迎你们,进得屋来,只见这是一个近百平方米的套间,屋内到处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绘画作品,这种被作品堆得凌乱不勘的画家工作室在俄罗斯屡见不鲜。雷巴丘克得知我们来意,并知道我是中国画家,十分高兴,问我带作品或照片来了吗?我说没有,他说不要紧,下次会有机会看的,接着便带着极高的自信边与我们交谈边给我们介绍他的艺术作品,甚至给我们讲述每幅画的来历和写生时遇到的情景。 交谈中得知,先生1921年生于乌克兰基辅地区的兹巴拉什村,参加过卫国战争,1940年起在远东滨海边疆区生活和工作。参与抗击日本法西斯战争,二战时期作为鱼雷艇先锋营部队行军到过北朝鲜。1947年成为苏联画家创作协会滨海边疆区成员。1950年毕业于远东美术学校郭斯金和斯达诺维奇创作室。1950年起参加全苏联及俄罗斯共和国各大画展。之后他时常前往上沃洛乔克的列宾创作别墅与苏联艺术家进行写生和艺术交流,同时每年还参加远东创作采风:堪察加、楚科奇、库利尔、库曼多岛、萨哈林、马加丹、阿穆尔地区和滨海边疆区都留下了他的足迹。1990年起他开始监督滨海边疆区艺术创作,曾任苏联海军舰队艺术委员会主席,数次入选苏联美术研究院滨海边疆区理事会创作问题成员,目前为俄罗斯美术科学院院士, 2003519日由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布537号总统令授予俄罗斯人民画家荣誉称号。 重要的是雷巴丘克开创了俄罗斯著名的北方画派,主要是描绘俄罗斯北方堪察加地区的游牧民族——楚克奇人的生活、风俗和民情。 1947年雷巴丘克开始第一次去楚克奇北部旅行,关于那片神秘土地的艺术描述在苏维埃艺术史上还没有先例,可以说是雷巴丘克开创了苏联北方楚克奇、堪察加艺术的先河。画家以惊人的毅力投身艺术,每年都到堪察加写生,曾创下60年连续不间断的记录,共有400多幅油画作品被莫斯科、列宁格勒、赤塔、秋明、瑟科特夫卡尔、克麦罗沃、伊尔库斯克、哈巴罗夫斯克、海参崴、马加丹、萨哈林的博物馆及美国 、英国、法国、丹麦、意大利、希腊等国博物馆收藏。雷巴丘克曾为毛泽东、赫鲁晓夫等中苏国家领导人画过像,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他作于1954年的代表性作品〈楚克奇的儿子〉在毛泽东访苏期间被赫鲁晓夫赠送给了毛泽东,他认为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荣兴,也是基于此,他才得以成为世界级艺术大师。 一个多小时的交流过去了,翻译看出雷巴丘克先生已略显疲惫,示意我该到离开的时候了,否则按俄罗斯的习惯会给主人带来不阅,临走时雷巴丘克对我说欢迎有机会再来他的工作室,并赠给我一本他新近展览时出版的作品集,我十分欣喜,一再致谢,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得到俄罗斯人民艺术家赠与的作品集,最后雷巴丘克握了握我的手说,下次希望看到你的作品,我说一定请您指教! 回去的路上,我翻看那本画集,发现是远东几个大师级画家共同举办画展的作品集,画展的题目是《现实主义颂歌》,除了雷巴丘克外,还有塞别卡基里尔伊万诺维奇,偌果烈夫尼古拉巴夫洛维奇,还有多罗宁瓦西里尼卡诺洛维奇,这些艺术家可都是地地道道的俄罗斯远东艺术大师啊,他们都生于上世纪初的20年代,都是五、六十年代毕业于苏联圣彼得堡的列宾美术学院或莫斯科的苏里科夫美术学院,不仅师出名门,而且一辈子忠于艺术,创造了非凡的业绩,面对这些优秀的人民艺术家、功勋艺术家,我敬佩有加,感慨万千。

 

二、再次相见

一年后,我第二次去了雷巴丘克的工作室,当时我事先打电话约好了会面时间,第二天早晨到他的工作室时他正在那里等我,似乎嘴里还在吃着桌上的点心,我看到他桌上摆了一摞新画册,一看是他新近展览的作品集,第一页是惟妙惟肖的自画像,第二页一个姿态和装束十分奇特的小女孩儿令我倍感兴趣,我问伊万,雷巴丘克告诉我那是1954年在堪察加的写生,画面上表现的是楚克奇女孩儿,我看了一下画的名字,叫《楚克奇的女儿》,尺寸不大,只有36.5*26.5厘米,画的是一个身穿兽皮大衣的楚克奇小女孩儿在一片北方极地的旷野上,双手抄在胸前袖口里,歪着脑袋侧目瞅人的情景,那调皮的一瞥,加上被兽皮衣包着的头部和头上兽皮衣上的兽角装饰,简直太逗人、太可爱了,我这才意识到好画不在大小,什么才叫艺术精品。我问他这幅画在那里,可以看一下原作吗?他说在家里,他的妻子热娜娅喜欢这幅画,在她那里。由于喜欢至极,我斗胆问他,能把《楚克奇的女儿》转让给我吗?我回去学画时进行参考和临摹,谁知雷巴丘克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生气地把脸拉下来,嘴里大声地冲我叨咕着什么,翻译赶紧跟他解释,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太喜欢他的这幅画了,并不是事先刻意准备好了,要算计他买他的画的,我也马上去赔不是,向他承认错误,说我想拿回去画画时做参考和借鉴用,不卖就算了,别生气。这时雷巴丘克才略好了些,转过脸对我点了点头,说刚才误会我了,以为我是画商、画贩子,经过这场误会,雷巴丘克却有点儿不好意思了,问我真的那么喜欢吗?我说真喜欢,只见他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慢慢地看了看天花板说,真喜欢可以卖给你,但你要发誓不能随便送给别人,更不能拿去卖。我兴奋地说,我发誓,一定做到!我问价格,他说了一大堆卢布的价格,并说俄罗斯博物馆买他的画就这个价格,也给我这个价格,翻译一折算,约5000美圆,我认为不便宜,况且也没那么多钱,这时翻译说俄罗斯人不讲价,也不会高价勒你的大脖子,况且好不容易答应卖给你了,价格也不比外面画廊中一般画家的商品画贵多少,说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是刚才误会你这个中国画家了,觉得不好意思才答应卖给你的,多难得呀,这种大画家是不卖画的,机会难得,让我赶紧买,他那里有钱,可以先给我垫上。 雷巴丘克说让我们明天再来取画,他上班时顺便给我捎来,不谈买画的问题了,还是谈谈艺术创作吧。于是我把我幼稚的几幅小写生拿出来,请雷巴丘克指点,他逐一看了,说透视还可以,构图再讲究一些会更好,色彩比较差一些,对色彩的认识还不够好,他拿起一幅静物花卉对我说:这幅构图过于重复繁杂了,截去一半就够了,一两束花可以使画面更集中,更突出。面对我的白桦林写生,他说笔触太死板了,要体现出的流畅境界,于是他拿起笔和画刀,几笔下去,该提亮的提一下,该压暗的压一压,显得脏的地方摆上几块颜色,于是画的笔触就活了不少,色彩也见鲜活,我暗暗佩服,刀刀明确,笔笔精到,大师就是大师! 我进一步得知,雷巴丘克作为新一代第一批画家之一,他从事着最艰苦的工作,天才的画家,鲜明的个性,他把自己的生命全部奉献给了他的艺术事业上。难怪他于1978年在莫斯科的个人画展取名为《在北方的30年》。众所周知,画家表现北方人的形象与在远东和北方的生活特殊性有关,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很少把人和大自然对立起来。 雷巴丘克的人物肖像总是在忙于劳动的人,这些劳动的人引起了画家很大的兴趣,无论在甲板上、在风中、在船上的医疗室,在装有大鱼叉和火炮的捕鲸船旁,在边境地带,在游牧人临时的宿营地,你能看到他们肢解鲸鱼的勇敢的一面。他们经受着严酷条件下工作和生活的多方面考验,经受在北方如此的考验后,只剩下那些最坚强、最可信赖的人了。画家雷巴丘克趋身于这些人中间,带着极大的兴趣,寻找他们周围的现实工作、生活状况。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到了他的工作室,他和他的妻子都在,他把《楚克奇的女儿》拿给我,是一幅板上油画,由于画的时间较久,已经很旧,但色彩可能会更为协调,我们一同看着那幅画,雷巴丘克说,昨天他回家与妻子商量把《楚克奇的女儿》转让给我的事,妻子不同意,自己喜欢的东西,舍不得出手。她妻子热娜娅很年轻,也很漂亮,只是略有些胖了,很礼貌也很认真地和我商量可不可以换一幅别的画,我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这时雷巴丘克轻轻地挥了一下手,对妻子说:就着样吧!因为我已经答应过他,答应的事儿就一定要办到 于是,她妻子无奈地给我把画包起来,我把5000美圆递给雷巴丘克,让他查收一下,他没有接钱,也没有看我,随口说了声:无所谓,放到沙发上就行了,这让我感到很意外,5000美圆也不是个小数字,怎么能连看都不看,查都不查一下?他妻子看出我的不解,忙解释说雷巴丘克本也不想卖这幅画,但已经答应过你,真要拿走了,他也舍不得,你没看到他已经不吱声了?那是心疼了,画家喜欢自己的作品,就象家长喜欢自己的孩子一样,有哪个家长愿意把自己的孩子给别人呢?请你原谅他的无奈与无言。但雷巴丘克还是很大度,临别前握着我的手叮嘱我,一定要保护好《楚克奇的女儿》,善待她,呵护她。我按照俄罗斯的礼节轻轻地拥抱了他一下,算是感谢,也算是请他放心。回来的路上,我想,人民艺术家就是人民艺术家,5000美圆连看都不看一眼,真牛!

 

三、  逐渐相知

后来,每去俄罗斯我都会到雷巴丘克的工作室去,或聊天或看画儿,去的次数多了,也比较随便,我们成了友好的忘年交。我也更多地了解了雷巴丘克的艺术生涯和艺术成就,看着满满一屋子的油画作品,我问他工作室里有多少作品,他说他也不知道,二十年前盘点过一次,有两千多幅,后来被人夜里撬窗户偷了一次,丢失了约有几百幅。他的大部分代表作品都被收藏在俄罗斯国家和地方博物馆里,我在他的工作室里只看到了先生的一少部分代表作品,如《在游牧人的宿营地》《席列尼科的节日》《楚克奇之秋》《萨哈林风景》《美院看门人》《滨海边疆区的风景》等等。 2004年前,80多岁的雷巴丘克自己还能驾驶着丰田V8吉普车从家里到工作室上班,之后由于年龄较大已经不能驾车了,他就把车卖了,但还是每天都乘公共汽车到工作室去,虽然年龄大了很少作画,可每天到工作室已经成为一种多年养成的习惯,也是一种寄托,或拿起某个画回忆一下,想一想当年作这画时的情景,或在某画前陷入沉思,想起当时一起写生的画友,也许有的还活着,但多数都已经走了,这或多或少也留给雷巴丘克一种孤独。有时他把某画用锤子钉一钉,有时在某画上拔出两个钉子。看得出来,这是一种执着,一种追求,也是对艺术的无比热爱。正象他自己所说,在画室里,哪怕就是给自己的画擦一擦尘土,掸一掸灰尘,也是快乐的。 现在,在我家的墙上,还端挂着美丽可爱的《楚克奇的女儿》,每当看到她,雷巴丘克那充满执着和自信的神态就会浮现在我眼前,在我看来,88岁的雷巴丘克,不仅是一个长寿的年龄,更是为艺术而执着,为艺术而奋斗、为艺术而永生的不朽化身! 愿雷巴丘克追求艺术的精神和灵魂长在,愿俄罗斯油画艺术事业之树长青!

 (选自www.elsyh.com《俄罗斯油画》艺术收藏机构)

分享到:
7.86K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 注意事项 =

  • 严禁发表有违反法律的内容文章
  • 严禁发布含有色情、病毒或者木马的链接、内容和图片
  • 本站内容仅涉及画家、美术、作品、展览等内容,禁止政治、民族性敏感话题
  • 会员们应互相尊重,不得以任何方式进行人身攻击
  • 提倡发原创帖,转载好帖,请注明出处和原作者。
  • 内 容:
      插入粗体文本 插入斜体文本 插入下划线   插入超级链接 插入邮件地址 插入图像 插入引用 插入引用 剩余可用文字数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左侧图片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