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工/父亲的酒杯 — 中国画家网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
  •  首页 > 中国画家沙龙 > 美术批评
    上次登陆:无登陆信息 登陆IP:54.158.212.93
    等级:游客

    今日 0 贴 | 昨日 10 帖
    22816 篇帖子 | 其中 9911 篇主题 | 13303 位会员
    美术批评
      主题:刘工/父亲的酒杯
      69刘工 (画家)
    画工
     
    帖子:247
    精华:0
    画币:2146
    地区:江苏 南京
    注册:2009-02-04
     个人空间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画友离线
      • 发表于2017-06-18 11:45     1#

    刘工/父亲的酒杯

      时光如梭,我的父亲已经故去整整二十年了。而今,我寄居在朱自清写《背影》的浦口,时常夜渡长江总是不禁想起“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的开篇。我记不清父亲的背影,但他幼年丧父,历经战火与每日小酒的故事记忆犹新。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父亲的面孔总是严厉的,好像他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一点笑容,而他对朋友和邻里却是热情有加,又仗义疏财。父亲一生好酒,我却不曾记得他醉过酒,更没见过他借酒发怒过。


    父亲的酒杯是茶杯,一生没有用过奢华的酒杯,也不曾喝过什么好酒,更谈不上把酒问月。父亲的一生平淡无奇,他说“朱毛”造反的时候,江西老家的人跑来南京,讲述的故事与报上说的不同,故此也就成了故事。文革的时候,我还小,不曾与父亲对饮。后来,父亲举家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一夜间戒掉了香烟,仗义疏财的性格变得有些吝啬。渐渐的,父亲在广阔天地的农村忘掉了自己,他的故事也埋在心底,好像他与一个新的时代做了诀别。我明理的时候没有雾霾,春夏秋冬的旷野里也不是什么晴空万里,渐渐的,我唯有见到父亲独饮的时候,我才慢慢理解他的苦闷。岁月无声,到父亲晚年的时候,他还是喜欢自斟自饮,独自一人喝着他的闲酒,偶尔与我说起他过去的故事。
      如今,父亲在我心中的影子有点模糊。然而,每当我想起他的时候,心里总觉得对他有些愧疚。父亲过世前的那年,我也做了父亲,但他少言寡语的性格却很难让我与他交流。在我的记忆里,最深的印象是父亲送我回城的路上,他一路沉默不语,即便是在行至一天一夜的运河客轮上,还是在镇江码头下船,再转乘火车,他简短的话只有“跟紧我,别乱跑”两句直白的叮嘱。那一年我七岁,那一趟是父亲专程从农村送我回城上学。模糊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会打算盘、会执毛笔、会喝酒,待人热诚的人。他生活简朴,一身褪色的中山装是他出远门时最体面的衣裳,唯有他手腕上那块走走停停的手表,给不知情的人看上去,还认为他是家道中落的人。
      记得父亲送我回城上学的那天晚上,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我双手扒在略高于水面的舷窗铁栅上,借住船上的灯光,看着天水间只有轮船推开的水波在遐想。我木讷的凝视着卷浪在翻滚,心里不时地想问父亲,我家为什么会从城里到了乡下?不知我看了多久,又不知我想了多久,突然“呜--呜--呜--”的三声汽笛拉响,我看到不远处的航标灯在摇晃。一会儿,船猛地像摇篮一样,又如同纸船在水中起伏摇荡,猛然给我一种失重的恐慌。这时,父亲没有搂过我,他伸手紧紧地压在我双肩上,眼神在昏暗的船舱里看着我,嘴角微微一扬:“别怕。船进长江了,过江浪大。”父亲吐出的话像船长,但他的手始终紧扶在我肩上,给了我一种不畏的坚强。


    父亲的酒杯是容积的酒,他的心底沉淀的是无痕的岁月,浸透了一生随遇而安的无奈。记忆里,回城的船上承载的好像不是人,船的托付则是一种希望,一种翻船的抗争,一种冲破万里无云的迷茫。船在起伏摇摆中前行,固然它在对抗着滚滚的江流,抵御肆掠的江风,但我此时已经不再惊恐。因为在我肩上有我父亲的手,即使这船真的倾覆江上,我心里知道父亲的手不会屈服死亡。这是我感受至深的,对父亲大爱无言的记忆,也是我为父之后理解的男人品格。虽然,父亲没有像母亲那样搂怀的呵护,但父爱的情节是一种力量的传达,这种爱与母爱一样伟大。
      转眼,父亲已离开我整整二十年了。每当我在梦里见到父亲,我总有一种对他的崇敬,也有一种酸楚的愧疚。父亲一生无求,但他的性格坚定又自信,为人谦和又不惧。我没有继承父亲会算账的职业,记忆里的父亲,算盘打的很潇洒,我自愧不如他理财的本事。不过,父亲的职业我定是做不来的,因为我不会理财,这也让我在生活中少了许多理财的乐趣,多了一份酒肉穿肠的江湖味道。虽然,父亲对数字的概念清晰,但他给我的印象却是不大计较得失。也许,理财只是父亲的职业,直率与慷慨倒是他为人的本心。
      父亲的酒杯是独往的船,他的飘零随风而荡,没有汽笛奏响,更没有对月畅想。在父亲的酒杯里,斟满了一生的惆怅,醉透了世间沧桑。今夜,我又一次过江,在挤满人的车厢里望着宽阔的江面,心里陡然生起一种酒寒。如今,我已经没有了儿时的遐想,也没有了感受父亲呵护的臂膀。酒寒中,我想起父亲过世前他眼里的遗憾,顿感这遗憾是我沉沦俗世的奔忙。


                                                         2017 父亲节



            IP:已记录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
     • 快速回复留言


    = 注意事项 =

  • 严禁发表有违反法律的内容文章
  • 严禁发布含有色情、病毒或者木马的链接、内容和图片
  • 本站内容仅涉及画家、美术、作品、展览等内容,禁止政治、民族性敏感话题
  • 会员们应互相尊重,不得以任何方式进行人身攻击
  • 提倡发原创帖,转载好帖,请注明出处和原作者。
  • 内 容:


    扫一扫 加关注
    享手机艺术数据库
    Copyright © 2008-2017  中国画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画家网 测试版(BETA 3.1), 欢迎通过邮件或论坛提出意见和建议
    本站QQ群:32539669(画家群一) 112089445(画家群二) 63188168(中国美术馆联盟群)
    联系站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ICP备案号:鲁ICP备10209082号-3